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少男艳遇】 【完】

发布日期:2017-01-11  来源:  阅读:加载中

【少男艳遇】 【完】


这天阿明下楼之後,发现他车子旁边有一个黑黑小小的影子在晃来动去,他上前一看,原来是个女孩子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做些什麽。当阿明走上前去之後,这女孩恰巧回过头来,阿明一看,虽然年纪还小,但清秀非常,绝对称得上有倾国之姿。

  阿明问她:「你蹲在这里做什麽?」

  女孩说:「对不起先生,我的东西掉到车子下面,没有办法捡,所以……对不起,您是车主吗?可以帮忙将车子移开,让我捡吗?」阿明当下就将车子移开,并且下车看看,到底那女孩子是要捡怎样重要的东西。这时只见那女孩子捡起一个小包包,回过头说:「谢谢您,另外可不可以请教一下,这附近有公车站可以到火车站吗?」

  阿明看看手表,说:「这附近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坐公车,而且现在快要下雨了,如果愿意的话,我送你过去好了!」

  那女孩迟疑了一下,便跟着阿明上车了。

  阿明在车上和她聊了起来,这女孩说,她叫小兰,目前刚高中毕业,北上准备考试,现在要到车站去找朋友,准备到她朋友亲戚家里住。阿明又问起小兰的家人,原来她的父母很早就离异了,现在小兰都是暂时住在阿姨家里,但因为一些因素,她并不是很喜欢姨丈,所以她才会藉故北上。

  阿明趁着聊天的时候,仔细地打量了小兰,她是标准美人胚,个子虽矮,但身材比例相当漂亮,浓纤合度,尤其是她的胸部相当地丰满,将她的上衣撑得非常饱满。

  很快地,阿明的车子就到了火车站,小兰问阿明可不可以陪她一起等,阿明想想反正也没有别的事情,又有美女在侧,何乐而不为?不一会小兰的朋友小莉就来了,小兰上前跟她谈了一会,两人一起来到阿明面前,表示小莉的亲戚现在只能让一个人住,小兰没有办法同住,想问阿明能否帮忙想想办法。

  小兰特别恳求阿明说:「我只要能住到考试的时候就可以了,白天我可以到图书馆去。」

  阿明想了一下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家里倒是可以让你暂住,但目前只有我自己一个人住,你敢吗?」

  小兰想也没想,便点头答应。阿明把自己家里的电话留给小莉後,就带着小兰回到自己家里。阿明把另一间房间清理之後,要小兰自己爱怎样用就怎样用,并要她跟小莉联络。这时阿明就回到自己房间睡觉。

  一觉醒来,阿明觉得尿急,来到洗手间。刚解决完毕,恰巧小兰来到洗手间门口,看见阿明全身上下仅穿一条内裤,马上满脸飞红,跑回房间。这时阿明匆匆忙忙地回到房里穿了一件短裤和上衣,来到小兰房间,敲了敲门。

  小兰低头开门,阿明说:「我可以进来吗?」小兰低头让到一旁,阿明就进到房里,要小兰坐在床上,拉了张椅子坐在旁边:「我很抱歉,以後我会好好地注意,因为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住,所以……请你不要生气。」小兰说:「我不是生气,只是我第一次看见男孩子的裸体,所以……」阿明这才放心,并说:「你没有生气就好!」

  小兰低声说:「其实你肯让我住在这里就已很好了,这些事情我自己会注意的,但是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阿明说:「可以啊!只要我办得到,我一定尽力帮忙,其实你我也算有缘,不是吗?」

  小兰低声说:「我……从来没有跟男孩子那个过,你可不可以做我第一个男人?」

  阿明惊讶地说:「第一个男人?!」

  小兰脸已经通红,也不知该如何说。阿明笑说:「我可不是想上床才收留你耶!你……」

  小兰说:「反正我的第一次早晚也要给人,不如……就给你,就当作是你帮我的报答,而且我还可以每天帮你整理家务。」这时小兰很温顺地站起身来,并开始解自己衣服的扣子,阿明见她不是开玩笑,便站起身来抓住她的双手说:「别闹了,你在这里住,我根本就只是想帮忙你而已,如果真要你付钱的话,我就不会让你住在我家了。况且我本身就不缺钱用,工作也不必担心,钱根本就不是问题。」

  这时小兰已经将身上的扣子解开到胸前,阿明可以看见小兰那深深的乳沟,不知不觉地阿明身下的肉棒已经翘了起来。

  阿明看见小兰用那深情款款地眼光向上望来,就有些痴了,下意识地说道:

  「你如果真的愿意的话,可否先帮我舔一舔?我还没有让人舔过,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滋味。」

  小兰还不知道说阿明希望她舔哪里,便用疑惑的眼光看着阿明。阿明这时拉下自己的短裤,拉出那根黑粗的肉棒,并且告诉小兰说:「来,就像是舔冰棒一样地舔这玩意。」

  小兰这时方才恍然大悟,便蹲下身去,张开小口,将肉棒当作冰棒般的舔将起来。

  「嗯……你舔得不错……来……你的手也别闲着,捏弄一下……我的……睾丸……喔……喔……喔……喔……喔……喔……好爽……喔……喔……」小兰这时完全地服从阿明的指示,两手伸上去,轻轻地捏弄阿明的睾丸,她怕捏痛阿明,所以五根手指若有似无地揉捏着,这样的刺激更是强烈。

  阿明虽然曾经和女人上过床,不过都仅是很单纯地做爱而已,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有一个明艳绝伦的少女千依百顺地依照他的要求来做,所以心中的愉悦实在是笔墨难以形容。

  突然阿明觉得一股尿意直上心头,他就示意小兰停止下来。这时小兰满脸狐疑地望着阿明,阿明笑说:「别紧张,我只是觉得应该也让你享受一下性爱的快感才对。」

  小兰这时满脸羞红地低头笑着,阿明要她把衣服脱光,小兰点了点头,就将身上的衣服除去。这时阿明要小兰趴在椅背上,两腿分开,这样一来,小兰的阴户就完全地呈现在阿明的眼前,虽然小兰觉得这样的姿势很淫贱,但是这是阿明要求她的,所以她完全照作。

  阿明用舌头轻轻地舔弄着小兰的阴户,由於小兰还是处子之身,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只觉得麻痒难耐,无奈阿明这时候蹲在她的两腿之间,两只强壮的手紧又抓着她的纤腰,让她动弹不得,而且这麻痒难耐的感觉愈来愈强烈,使得她下意识地扭动腰肢,似乎这样可以让她减少那种焦躁不安、空虚难耐的感觉,鼻中也渐渐地开始哼了起来……

  阿明停了下来,两手缓缓地上移,来到小兰的双乳,并且这时候整个人贴在小兰的背上,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可以做了吗?」小兰双手撑起自己,偏过头来对着阿明说:「可以,不过……我希望能像夫妻一般地在床上做,我觉得这样的姿势,好像我是一个被玩弄的人,可以吗?」阿明和小兰来到床边,小兰先躺了下去,阿明轻轻地分开她的双腿,扶住自己那根肉棒,对准小兰的肉穴口。阿明刚抵进去,就碰到了一层阻力,他再问:

  「真的可以吗?会很痛喔!」

  小兰看着阿明的双眼说:「没有关系,我会忍着。」两手紧抓着床单,阿明「滋」的一声就直插到底……

  阿明看见小兰全身一颤,两眼紧闭,大腿紧紧地将他夹住,眼角缓缓地流出眼泪,十分不忍地舔去她的眼泪,正抽出准备退下时,小兰睁开眼睛说:「没关系,我还忍得住。」并且双手搂住阿明的腰,示意他继续下去。

  阿明见状,只好继续抽送挺动,不一会,阿明就将精液射入小兰的体内……这天小兰早上起床之後,看见阿明坐在电脑前,带着耳机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萤幕,她便很好奇地凑上前去,看见正有一对男女做爱的画面出现在萤幕上。

  小兰看见阿明的左手正在搓揉自己的肉棒,知道阿明顾虑自己已经快要考试了,所以不便打搅自己,心里不禁为他的温柔体贴有些感动!

  之前她和阿明那次的肌肤之亲,也是让她难以忘怀,只是她碍於颜面,不便向阿明主动提出要求。但她也经常故意地让他有可乘之机,譬如她在浴室洗澡的时候,总是等阿明在家时,并都将浴室留下一道门缝;又或是晚上休息的时候故意不锁房门。平时穿的衣服也是尽量宽松薄短,让阿明可以恣意地一览他的胴体之美。可是阿明总没有提出要求。

  这天她看见阿明原来都是靠这样地来发泄压抑的情慾,便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从後面搂住阿明。阿明正沉醉在萤幕上的情爱画面,突然之间有人从後面搂住他,吓得他一股精液直泄而出,喷得到处都是。

  这时阿明方才回头一看,原来是小兰,阿明赶快擦拭一下桌面以及自己的衣裤,小兰开口说:「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随时开口,我……其实……都……」阿明说:「没有啦!我刚才只是一时性起,有点受不了,所以才会自己发泄一下,绝对不是要占你便宜。」

  小兰就说:「哪我一点魅力也没有?!完全都不想要我?」阿明连忙摇手说:「不是!我只是想说你快要考试了,不要耽误你的读书时间。」

  小兰这时走上前来,双手环抱着阿明说:「我现在想要跟你作!你愿不愿意嘛?」

  阿明说:「我刚刚才射过一次,现在都软趴趴的,哪有办法?」小兰这时将全身仅着的T恤及短裤褪下,仅剩下一件白色三角裤;她要明雄吸吮她的双乳,将刚刚画面上男女的动作完全地用在她身上。阿明两手搂住小兰的腰,低头轻轻地舔着乳尖上的葡萄,并且左右地来回舔弄,有时还会轻轻地吸啃。

  小兰的两手将阿明的短裤拉开,伸进去玩弄他的阴茎以及肉囊里的睾丸。阿明这时也将小兰的内裤两端揪住,向上拉扯,内裤变成V字形,使得小兰的臀部都裸露了出来,并且故意地将内裤来回扯动去摩擦小兰的阴户。

  接着阿明放开小兰的内裤,两手轻抚小兰的臀部,小兰的臀部不同於一般都市女孩的下垂,相反地是相当挺翘。这时阿明两手沿着股沟下滑,抠弄小兰的阴户,阿明先用右手的中指去抠弄小兰的阴户,这时小兰的阴户早已经淫水泛滥,淫水随着阿明手指的抠弄,缓缓地滴漏在地板上。

  接着阿明换用左手的中指去抠弄小兰的阴户,右手的中指则微微向上来到小兰菊花般的屁眼,先将手指微微抵住,阿明说:「小兰,我刚刚看片子里那女被走後门的时候好兴奋,我想……」

  小兰说:「没问题,你想怎样玩我都可以,我早就是你的人了!」并且向阿明的嘴吻了过去。阿明感觉到一条湿软滑热的水蛇从她的樱桃小口溜了过来,便也恣情地吸吮,手指也顺势地抵进她的屁眼。

  起先小兰觉得有便意,後来渐渐地,这种便意变成了一种快感,两腿不由自主地抖动着,且好像站不住的直抖着。这时阿明的肉棒也已经被搓摸得重振雄风了,阿明便将小兰抱起,他要小兰两腿盘在自己的腰上,再将小兰的阴户对准自己的肉棒,两人就这样边走边肏,搞得淫水满地。

  这样肏了约莫十来分钟,小兰两手紧紧地搂住阿明的脖子,抖了两下,就昏死了过去。这时阿明将小兰放回床上,过了一会儿,小兰悠悠地醒了过来,看见阿明的肉棒还是高耸入天,她笑说:「你好厉害,我刚刚好像死掉一样,你……难道还想要吗?」

  阿明说:「没有关系,你休息一下吧!」

  小兰说:「明哥,我也没有关系,你如果还需要的话,我很愿意继续跟你那个!」

  阿明心中非常地高兴,但却问说:「你还可以吗?你已经泄了一次,我怕你身体受不了。」

  小兰自己趴在床上,说:「没关系,只要你需要,我很愿意,况且我也很喜欢你对我这样。」

  阿明这时也爬到床上去,小兰将两腿缩到肚子下面,将下半身抬高,阿明这时候看到小兰的屁眼,他用手指沾了些穴里的蜜汁,然後轻轻地玩弄她的屁眼,小兰觉得另有一番快感。

  阿明见到她臀部轻摆,便问说:「小兰,我可以玩後面吗?」小兰问:「後面?」

  阿明用手戳进去,说:「就是这里嘛!」

  小兰说:「只要明哥喜欢,哪里都可以。」

  阿明大喜,爬上床去,先将肉棒抵住小兰的屁眼,缓缓地肏了进去,小兰觉得肛门好像要裂开似的而不断地扭动着腰,不料这样反而方便阿明将肉棒肏入屁眼里面。

  等到阿明好不容易地将肉棒都塞入小兰的屁眼之後,阿明舒了口大气说:「喔!你的屁眼好紧,夹得我好爽,喔!这真的好紧喔!」小兰这时已经满身大汗,没有体力回答阿明的话,只能微微的点头表示同意阿明的话。

  阿明这时见小兰全身似乎已经受不了而微微地颤抖,便说:「对不起!我还是不要做了!你这样痛,我……不该只顾自己。」小兰马上摇头,并说:「明哥……没……关系!你先……不要动……让我休息一下就好,我待会……可以让你动的时候,你再动好吗?!现在我先调整一下姿势,看看会不会好一些?」

  说完这番话後,小兰似乎也比较能适应,就自己缓缓地前後摇动,并且要阿明可以继续,但是不要太剧烈。这时阿明要小兰不要动,他自己两手扶住小兰的屁股,前後缓缓地挺弄。

  小兰感觉到阿明巨大的龟头不住地在自己的直肠上刮弄,而且肉棒在括约肌上抽送,使得她有强烈的便意,但这种便意却逐渐地累积成为一种异样的快感,使得她无法忍受,只好开始随着明雄的动作哼了起来:「嗯……嗯……嗯嗯……嗯……」

  渐渐地节奏愈来愈快,小兰觉得这种快感愈来愈强烈,光是这样哼已经不能表达她的感受,便将头抵在床上叫了起来:「啊……啊……啊……喔……啊……啊……啊……喔……啊……喔……」

  阿明听到小兰的呻吟声,情绪更加亢奋,一面加快抽送速度,一面说:「兰妹……你可以尽情……的叫……我最喜欢……听女人的叫床……声……这样……让我会……更加的兴奋……肏……好妹妹……你的屁眼……真她妈的紧……哥哥……我好爽……」

  小兰听见阿明这样说,竟也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便前後迎合并以浪声应和着:「啊……啊……喔……好哥哥……妹妹……好爽……啊……啊……喔……啊……啊……喔……」

  「你……哪里爽……说出来……哥哥我……让你更爽……」「妹妹……屁眼……好爽……啊……哥哥肏……得……小妹我……爽……用力……」

  小兰并且随着阿明不停的摆动,就好像舞狮般的摇头摆尾,阿明觉得身下的女体好似脱缰的野马起伏不定……

  这时阿明突然停止,腰际一阵抽搐。

  「啊……不要停……不要停……啊……哥哥你射得小妹我好爽……再来……再来……」

  这时两人颓然倒下,一切归於静止……

  过了很久,小兰先醒了过来,她发现阿明的肉棒还插在自己的屁眼里面,有点胀胀、痛痛的,便开始扭动。不料这样一来,阿明也给弄醒过来,他说:「怎麽?你还想再来一次吗?」

  小兰说:「不是,我只是觉得有些胀痛,所以想把它弄出来。」阿明将肉棒抽了出来并说:「怎样?滋味好吗?」小兰笑着说:「怎麽?你怎麽这样有兴趣?该不会你是自己也想试看看滋味吧?!」

  阿明说:「想也没有办法啊!你又没有那根东西!自己也没有办法肏自己!

  要不然我还真想试看看!」

  小兰说:「如果明哥想试试看,兰妹倒是可以帮帮你喔!」阿明觉得她好像有把握似的,便说:「真的?如果你有办法,我真的想试试看耶!」

  小兰要阿明等她一下,她出去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回来的时候,居然已经拿着一根黄瓜回来,小兰说:「这样你不就可以试看看了!」阿明大喜,便趴在床上,让小兰来肏,小兰将黄瓜先塞到自己的穴里抽送十几下,然後就将沾满自己淫水的黄瓜塞入阿明的屁眼,抽送一阵子之後,阿明的肉棒再度勃起,小兰就两手并用,边帮阿明肏屁眼、还边帮他打手枪,果然让阿明爽个够!阿明至此之後,几乎每天都会跟小兰发生性关系。而且阿明觉得自己的性能力愈来愈强,往往可以连战一个小时而丝毫不疲倦,这样一来小兰反而有些受不了。

  这天小兰要去考试,阿明开车送她到考场,并且特地跟公司请假,准备好好地陪她两天。

  当小兰进场之後,阿明就到处去晃。这时候他突然看到一位身穿白色连身短裙的长发女子,站在前方,东张西望,他快步过去,然後看了几眼,相当漂亮,身材丰满,由於她的衣服相当合身,所以她里面的内衣都隐约可见。阿明看看手表,还有一个多钟头,上前搭讪吧!

  当他走向前去的时候,恰巧这女子也转过头来,并且先开口说:「先生,有零钱可以借我吗?我要打个电话。」

  阿明立刻递过手中的大哥大说:「你用吧!」她不好意思地拿了过来,打了通电话,这时候阿明故意走开,等到她打完电话後,才走回来。

  那女子说:「谢谢!」阿明拿过电话说:「小姐,你也是来陪考的吗?」她说:「我妹妹在考试,我只是路过来看看,但是我还不知道她的教室,所以我刚刚打电话回去问。」两人就这样聊了起来。

  等到考完之後,居然这女子原来就是小莉的姊姊美嘉,等到小兰跟小莉再度进入考场时,阿明就约美嘉一起去兜风,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再回来。

  两人来到车边,美嘉说:「现在出去逛,会不会赶不及待会回来接她俩?」阿明说:「我在附近租了间房间,是准备给小兰待会休息用的,如果不介意,我们过去那边休息一下,反正走路五分钟就到了。」两人来到饭店,拿了锁钥,进到房间之後,美嘉就问:「你跟小兰是怎样的关系?」阿明解释了一下,美嘉说:「你可真是好,如果我男朋友是你的话,不知道该有多好。嗳!你愿意跟我做爱吗?」

  阿明吓了一跳,美嘉说:「其实这有什麽关系?反正你我都不是第一次,就当作是消遣,打发时间嘛!」

  阿明其实早有此意,正不知该如何下手,想不到美嘉却主动地提出来,他当然是乐於从命。美嘉这时候主动脱去衣物,而阿明也是脱光衣裤後,美嘉主动地帮他口交。

  阿明觉得她的口交功夫实在是太厉害了,要是在以前,恐怕早就玩完了,但现在他却可以好整以暇的享受。过了十几分钟之後,美嘉带着赞叹的眼光躺到床上说:「来吧,想不到你这样厉害!」

  阿明看到她两腿大开,心中有些不悦,但是不上白不上,於是就趴上去,卖力地抽送,决心要让她受不了……

  「啊……啊……喔……啊啊啊啊……你……好爽……啊……啊啊……喔……啊……啊……喔……好厉害……我从来没有被这样厉害的……肉棒……肏过……喔喔喔喔……啊啊啊……嗯……哟……好爽……啊啊啊……啊啊啊……」「你……爽……是吧……哥哥我……让你更爽……」「啊……喔……喔……啊啊啊啊……喔……好爽……啊……啊啊……喔……啊……啊……喔……真爽……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嗯……哟……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在阿明长达半个钟头的猛烈抽送下,美嘉足足高潮了三次,床单上留下一大片的汗渍与蜜汁的痕迹。阿明故意保留一些精力,美嘉看到阿明依然没有射精的迹象,心中更是佩服,她说:「你真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厉害的人,以後可以再跟我上床吗?求求你,我可以……完全听你的,可以吗?我这里有一万元,你先拿去用吧!这是我的Call机,如果可以的话,请Call我,好吗?」阿明吻了她一下,保证有空会找她,後来才知道美嘉她是在外商当秘书,月薪相当高,所以也不在乎他拿钱给他花啦!两人整理一下衣服,一起来到考场,阿明开车带着四个人来到另外的餐厅用餐,然後继续下午的考试。

  美嘉依依不舍地表示,她必须回公司了,所以下午阿明就只好一个人到处晃啦。当小兰考完试以後,这天晚上阿明特地跟小兰作爱几近通霄,足足让小兰高潮五次之後,才在第六次的高潮中两人同时解放。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阿明心想,反正CASE已经弄好交给公司了,乾脆再请一天假,陪陪小兰好了,於是两人相拥入眠……

  早上起来後,阿明打电话请好假,然後小兰就弄好早餐,两人一起用餐。吃到一半的时候,小兰说:「明哥,你陪我考试那天,是不是有跟美嘉姐那个?」阿明立刻猛烈的咳嗽起来,小兰继续说:「我不是怪你,其实我也知道美嘉姐对你有意思。其实那天中午,我看到她对你的态度,我想你应该是让她很满足喔!」

  阿明说:「我……」小兰打断他的话说:「其实,你另外找女人我都同意,甚至我可以作小,但是你不要抛弃我就可以了!」阿明过来拥着小兰说:「你放心,再怎样我都会好好的疼你的,不会让你受委屈。只是你真的愿意我去找别的女人?」

  小兰说:「你那种精力,我可没办法应付,早晚会让你玩死的,不如让你去……服务大众啊!」说完她也低下头,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阿明将她抱回房间,着实地再干了她一回……

  下午,阿明带着小兰一起来到东区逛街,阿明帮她买了许多的日常用品跟衣服,这时候阿明已经把小兰当作是老婆一样的看待。这天总共花了七、八万元。

  过了几天,阿明正式约了美嘉来家里,独独瞒过小莉,阿明将小兰的意思跟美嘉说了,美嘉也非常高兴,这天三人共床作爱,但是顾忌着小莉,所以美嘉只好回家去住。

  之後,美嘉几乎每天都会过来,但是阿明非常的奇怪,精力愈来愈旺盛,渐渐地美嘉跟小兰也有些应付不来了。

  隔几天,终於放榜了,小兰考上淡水的一所私立学校,而小莉考上南部的国立大学。这时候美嘉比较不用顾忌小莉,所以乾脆就退掉租的房子,搬过来一起住。由於阿明的房子相当大,还有三间空房间,所以也没有关系。这时候美嘉每天帮小兰训练外语能力,所以三人作爱的时间减少许多,但是阿明也能体谅。

  这天,阿明在公司里面赶一件CASE,打电话给家里说,今天没办法回去,然後又继续投入工作里面。这时候工作到晚上三点多,办公室里面就只剩下阿明跟同事小娟,小娟是阿明的助理,刚从学校毕业,人长得很甜,个子小小的,在办公室里人缘不错,刚跟男朋友分手,所以这几天拼命投入工作,似乎有些自暴自弃。

  阿明刚把最後的修正工作完成,进入编译过程,由於需要一个钟头左右的时间,所以他就站了起来。这时候他看到小娟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由於小娟穿的是一件短裙,这时候的睡姿,恰巧可以让阿明清楚地看到她的大腿以及内裤。

  由於阿明已经连续两三天没有跟美嘉和小兰做爱了,所以他的能量已经蓄积了许多,他有些按捺不住,就将小娟抱了起来,放到办公桌上,脱下她的内裤,肉棒就直插入内,抽送五、六十下後,小娟已经醒了过来。

  阿明说:「对不起,因为你实在是太诱惑我了,所以……」小娟说:「如果你能满足我,我可以既往不咎,如果……」阿明不等她说下去,抓住她的腰,就猛抽猛送起来……

  「嗯……嗯……嗯……啊……啊……嗯……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嗯……啊……啊……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厉害……啊……啊……啊啊……啊啊……啊……人家……喔……啊啊……啊……喔……喔……啊啊……啊……舒服……唔……啊啊啊……嗯……啊啊啊……唷……啊啊啊……啊啊……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发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啊……啊……喔喔喔……啊……啊……喔喔喔……啊啊啊啊……喔……喔……啊……啊……肉棒……顶得……小穴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小娟虽然有过几次性经验,但是这样厉害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抽送不到二十分钟,就已经高潮连连,最後落为阿明的泄慾对象,阿明也因此获得几日来的纾解。

  第二天,两人装做没事人的继续工作,小娟知道阿明的状况,所以要求他以後有机会还要帮她达到快乐,阿明当然很乐意帮忙。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难以忘怀的风月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