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老婆的舅妈果然风骚【完】(作者:不详)

发布日期:2017-01-10  来源:  阅读:加载中

老婆的舅妈果然风骚【完】(作者:不详)


  妻子怀孕三个月,我们被迫停止了性生活。原本看资料说,孕中期是可以做的,但我们前三个月仍然一天两次的结果此时显现出来了,宫缩十分强烈。我老婆上学的时候风流过度,曾被诊断为不能再受孕,因此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不能流掉。

  

  开始的时候本打算每天给我口交去火,但她呕吐得太厉害,每次口交都要中断,根本不能让我得到充分满足。郁闷之下我在家也之好忍耐。虽然偶尔出去打个鸡什么的,但心里总是不踏实,感觉上毕竟很差。

  

  转机就在我老婆的舅妈住到我家之后。舅舅去世得早,舅妈独自把儿子拉扯大,表弟今年考上了大专,就在我们这个城市,住校生活。听说我老婆怀孕之后,舅妈几次说想过来照顾我们,其实也是想离儿子近些。开始我是不同意的,我表小舅子不是什么省心的孩子,他妈来后免不了三天两头过来晃悠。至于我后来为什么又同意舅妈过来,是因为有天我老婆跟我提起些舅舅年轻时候的家事,说舅妈年轻时候也是风云人物。

  

  说是舅妈,其实并不比我大太多,结婚、生孩子都早,今年也不过才四十二岁,保养得好,又擅长化妆打扮,看上去也就三十四五。舅妈性格属于很open的那种,到哪里都说个没完,她来了之后我家也热闹许多,有时候还用黄段子来打趣我们。

  

  该发生的故事终归发生。一天晚上,我最后一个淋浴,脱下衣服扔进脏衣箱的时候忽然发现舅妈换下的竟没有拿走。旧无性事的我情不自禁拿起了她的内衣裤来看。胸罩是半镂空的那种,我早已偷窥过了;内裤是配套的,自然也是很透的那种,我把内裤翻过来,竟然发现关键部位附近还留有浊白的粘液,用鼻子凑近一闻,味道骚腥但很刺激,我的老二终于控制不住,突地跳起。我将内裤顶在老二头上,轻轻摩擦,忍不住哼了出来。

  

  就在我尽情享受的时候,卫生间的门却被推开了,我当时一惊,后悔怎么不把门锁好,急忙抬头看,进来的正是舅妈。这时候想遮遮掩掩已是不可能,我把她一把拉了进来,把门锁好。回头看她,却正盈盈地笑,心里多少放心。

  

  她说道:「我说嘛,人进去了半天,水的声音一点也没有,果然在偷腥。老娘的白带味道如何啊?」

  

  我笑着凑近一步:「果然够骚的,但不知那三水又是什么味道?」

  

  她斜靠在洗衣机上问:「什么三水啊?」

  

  我步步近逼:「就是口水、奶水和淫水啊。」

  

  「作死啊你!」

  

  她兰花指点来,我顺势一把抓住,引向了胯下。她似也迫不及待,极为熟练地揉弄起来。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自然不能闲着,嘴上已经开始品尝口水,手上三两下先把她上衣剥掉,平时老是偷偷摸摸地窥视,今天看了个真切。舅妈的奶虽不算豪巨,但也绝不小,尤其重要的是没有下垂的感觉,只是有点太软,但我也正好不用多加怜惜,用力的尽情揉弄起来。

  

  我将她的头按了下去,她也心领神会,张大嘴巴叼住了我的老二,更让我享受的是,还捧起了大奶挤弄我的蛋蛋。这老骚货口交的本事比我老婆强得可是太多,又跟外面的小姐一味让你交货不同,她轻柔耐心地寻找我的敏感区,舌头变换花样。一旦发现我的兴奋点,也不穷追猛打,时不时偷袭一下,吊起我的胃口,而当发现我有不支迹象的时候,就放慢节奏,让我养神。在她驾轻就熟的培养下,我老二的硬度渐渐达到了从没有体验过的程度,坚挺但并没有自己手淫时候憋涨的感觉。

  

  她忽然停下,坐在了洗衣机上:「淫水还没有尝过呢,让我也看看你的技术。」

  

  我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分开她的大腿,凑近阴户。可以看出这个女人经常手淫,阴唇的颜色已经陈暗,大阴唇肥厚,小阴唇很宽,用手轻轻一掰就能看见洪水滔天的阴道,尤其她那阴蒂,不用挑逗已经突了出来。我便把理论接合实际习得的所有功夫都拿了出来,吹拉吸舔,一会儿时间她已经兴奋得紧紧夹住我的头,腰肢不停扭动。

  

  我看时机成熟,不再客气,站起身来,把她大腿架在我肩上,举枪便刺。但我也留了一个心眼,听狼友说,对这种熟妇不能操之过急,否则越发不能满足她的胃口,需要先浅尝辄止,才不至于到关键时刻力不从心。我用起「磨」字诀,在洞口不远左转右磨,就是不肯深入。她也不是省油的灯,找准我的节奏,主动应纳,阴道也一收一放,简直想把我整个人都吸进去。

  

  过不了半晌,她喉咙里连续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极度兴奋但又极度压抑。她把双腿从我肩上放下,盘在我腰间,双手勾住我的脖子,一用力之间,整个人都攀到了我的身上,阴道也将我老二一吞而尽。熟妇的本领果然不是一般,这种体位她现在的动作已经不受我控制,疯狂颠簸扭动,简直像要把我老二折断。我也只好抱元守一,全神贯注于直线抽插,没一次都冲击她的子宫,没一次都想把她劈成两片!

  

  就这样狂插猛送二百下,忽然感觉她的阴道以极快的速度强力收缩了几下以后就变得无力,她的头也向后仰去,浑身失去了力量似的,只是还在勉力套弄。我将她放回到洗衣机上,开始了我的快速突击。不知是老逼太松,还是先前她口交的时候培养得太好,总是找不到要射出的感觉。就这样又搞了二三百下,她已经高潮四五次。我把她翻转了过来,采取背入。果然还是背入感觉更好,她的肥臀在我耻骨撞击摩擦,一颤一颤,我也感觉酥麻。

  

  保持速度、保持频率、保持深度、保持、保持、保持……

  

  「武腾兰、熏樱子、爱田由、玛丽亚……」我来了,我拿亿万个儿子给你们,我来了!

  

  终于结束了,没有女优,只有一个喘息不停的熟女,一个灌满精液的老逼。

  

  从此,我的生活不再压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