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淫虐江湖志之黑风寨篇全本作者John.law

发布日期:2017-01-10  来源:  阅读:加载中

淫虐江湖志之黑风寨篇全本作者John.law


。这几片书页已经卷边残破,显然是年代非常久远的古物。上面写着弯弯曲曲的文字和图案,在烛光下颜色暗红发黑,当看来初竞是用鲜血书写而成。

慕容绫凝视这几张羊皮书页,轻轻道:「中土淫魔教处心积虑,为了这些秘卷残页处处对付我慕容山庄,希望我们回去以后,叶大哥能尽快解开这卷中的文字,找到能对抗魔教的办法才好。」

萧玉神色凝重,轻轻抚摸书页上的血字缓缓道:「这上面的文字称做古希伯莱语,是在海外东土也早已失传多年的文字,叶大哥曾经说过,这书中的文字是用远古神罚之罪人的鲜血写成,在海外东土被称为《淫魔圣典》。这本经文不但包含了中土淫魔教的教义和秘辛,更有许多高深的海外东土武学,还有被称为黑魔法的西洋秘术。学成施为以后能借助鬼神之力,相当于中土传说的修仙之道。其威力与后果,已然超出了普通人世间的范围,在西洋,也是常人所绝对禁止触碰的。」

萧玉轻轻摇了摇头,眼神闪过一丝忧虑,续道:「叶大哥当年还是魔教护法的时候,仅凭圣典中的一点武功与淫修,已是纵横江湖,得下」辣手淫魔「的称号。谁若能尽数得晓这本秘典的所有奥秘,那将会是超越世间想像之力…………可惜我对这古希伯莱文,也是知之甚少。不然,这上面的文字便能读懂一二。」说完,轻轻叹了口气。

慕容绫道:「当日叶大哥叛出中土淫魔教,同时也带出了部分秘典经文。在那之后便全心研究秘典文字,又传我们其中的武功,意图一起挫败淫魔教吞并中土武林的野心。他现在既已回到慕容山庄,想必已经有了进展,我们早日回去,把这几张秘典残片也一并交给他,可好?」萧玉点点头道:「自然应该如此。」将残页轻轻合起,交慕容绫贴身收藏了,又笑道:「绫儿,你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隐隐有未来慕容世家的领袖之风。只是轻轻几下子,就让那黑寨主折服得五体投地,对你是敬若仙女一般。」

慕容绫对萧玉温柔一笑,说道:「收服黑风寨本来就是你的主意,要是依我原来的脾气,那黑霸天早就一剑杀了,现在慕容家又多份实力,都是多亏了玉郎你。那秘典上的武学,其实对我并不重要,我更不想做这慕容家的家主,要去拯救什么天下武林苍生,我只想做一个能在爱郎身边的小女子,能幸福甜蜜,郎情妾意便足矣…………」看到身边伊人如此柔情似水,萧玉心里大是感激。当下也柔声说道:「在我心里,也是只有你绫儿一个,我愿意一生一世陪在你的身边…………纵然我们不能………………」

萧玉的话也触动了慕容绫,她眼望烛火怔怔出神,良久才微叹道:「想不到,那秘典里的武功虽然高深厉害,但作用也竟然如此的淫欲邪恶。」——慕容绫与萧玉共同修炼那淫典残卷上的武学,名为玉女心魔劫。女子修习此功,必需要与一名男子同修。但同修之后,女子便不能与此男子性交。否则二人都会轻则走火入魔,功力尽丧,重则身体不堪真气混乱,四肢百骸爆裂而死。但是偏偏此功越练越深,女子淫念与性欲则会越积越旺,内里心魔如同不停服食催情淫药一般,无时不刻不在诱惑着这名女子放纵淫乱。

慕容绫转头轻轻吻了萧玉一下,柔声说道:「玉郎,我与你修了这秘典上的武学,恐怕我们今生都不能做夫妻了。世间还有很多好女子,你再寻一个做你的妻子,不要再为我误你一生,不是更好?」萧玉紧紧的抱住了慕容绫,说道:「绫儿,今生今世,我都不愿意离开你,别的女子便是再美,在我眼里也和路人一般。在我心里,这辈子爱的女子,便只有你绫儿一个。」

慕容绫轻叹了口气,道:「玉郎对我的心意,我又何尝不明白?可是我心里的淫欲与欢念,一日比一日厉害。开始我还能用心中定力相抗,可每时每日,都会情不自禁的想与男子放荡交合……,」慕容绫俏丽的脸蛋一红,又道:「近来,我更是在每天晚上,都会在梦中梦到自己下贱放荡不堪的样子,有时候是梦到自己是青楼妓女,被许多男人招来呼去的淫辱,有时候却梦到自己是大牢里的女死囚,被狱卒严刑拷打凌虐,但偏偏越被男人拷打折磨,我便越觉得舒适快意……」

慕容绫不安的看了一眼萧玉,见他全神倾听,并无愤怒之色,又续道:「我如今还是处子之身,全凭定力与淫念相抗未曾破了身子,都是为了与玉郎相守。可每到煎熬难耐之处,我却希望若是玉郎弃我而去,我便快快嫁了,也不用再受这无尽的淫念煎熬折磨之苦…………」

萧玉颤抖了一下,说道:「若是我坚持不离开你,这日夜的淫念折磨却又让绫儿你如何忍受?我萧玉又怎能眼看自己最爱的人受这样的苦楚?」沉默片刻,萧玉仿佛下了决心一般,对慕容绫说道:「绫儿,可否答应玉郎一件请求?今后绫儿你也可尽情放纵自己的欲念,不必再为我守住处子之身。我仍然愿意日夜陪在你身边,和以往一样爱你怜你,绫儿,答应我,好吗?」

慕容绫大吃一惊,凝视萧玉半响,却是语带惊喜的说道:「玉郎,你此话可是当真?我怕自己纵欲之后,身体早晚变得残花败柳,再不堪冰清玉洁,而玉郎你会不嫌弃,愿一直为我,伴我身边?」萧玉专注的看着慕容绫的双眸,顿声道:「绫儿,你的快乐便是我的幸福,能陪伴自己所爱之人一生一世,天下间又几个男子能得此福分?」

萧玉站起身来端容跪地,向天一拱手道:「皇天在上,我萧玉不求能娶慕容绫为妻,但愿一生一世伴她左右,供她驱策,若心中有负绫儿,则甘愿受天遣!」慕容绫珠泪满面,也并排着萧玉跪下,说道:「皇天在上,小女子慕容绫纵不能与萧玉结秦晋之好,然今后对他亦以夫君之礼相待,愿与他同甘苦,共患难,一生一世永不分离,若违此言,亦愿受天诛!」说完,已是哽咽不止。离,「若违此言,亦愿受天诛!」说完,已是哽咽不止。

萧玉扶起泣不成声的慕容绫,在床边坐下,为她续满香茶,温言软语相哄,慕容绫才慢慢平静下来。

慕容绫看着萧玉,微微叹了口气道:「夫君,绫儿怕你今后定是绿云盖顶,我纵然放纵快活,可是心里总是觉得对不起你,怕你心里喝醋。」

萧玉笑道:「我的好绫儿,你的快乐便是夫君的快乐,夫君越是喝醋,自然越会疼你惜你,你若是不让夫君喝醋,不会怕夫君越来越嫌你木讷呆板,毫不懂风情了吗?」慕容绫破涕为笑,笑骂道:「好你个萧玉,竟敢说本姑娘木讷呆板,不懂风情!本姑娘明日便去找个年轻英俊的少侠,把身子交给了他,看你到时候懂不懂疼惜我!」说完,又娇羞的把头靠到萧玉的怀里,悄声道:「虽是如此,可总不能饿坏了你这个淫贼呀,一直服侍我的丫环苹儿,玉儿她们,也是小美人儿,回到山庄,就让你收了她们吧…………」

萧玉托起慕容绫下巴尖,笑着说道:「先不说这个,夫君现在想问你,你前面说过,我若离开绫儿,绫儿便要快快嫁人?你要嫁给谁?快快招来!」慕容绫羞道:「哪有!除了你这个淫贼,还怎会有想嫁之人呢!」萧玉笑道:「还在狡辩,不快快招来?小心皮肉受苦!」两手在慕容绫腋下挠痒,慕容绫被痒得咯咯大笑,口中连呼:「好了好了,玉郎饶了我罢,我招便是。」萧玉笑着放开,说道:「我便知道你心中还有他人,快说,为夫不会生气!」

慕容绫娇羞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萧玉,悄声道:「我那时心里所想的,便是……便是叶大哥。」萧玉笑道:「叶知秋?却为何是他?」「叶大哥对人虽然有时候冷冰冰,有时候又带着一点凶恶的邪气,但是,反而有时候很却真的很吸引绫儿…………绫儿其实也知道,以叶大哥的江湖阅历,不会对我这样的小女孩留意的。但是……但是,绫儿总在想叶大哥曾阅美无数,又曾是中土淫魔教的护法使者,定然有知道许多淫虐无比,拷打折磨女孩子的法子…………」慕容绫红晕满面,声音几乎细不可闻。

「绫儿你是想,让叶大哥把那些淫虐折磨的法子,都在你身上施用一次?」慕容绫认真的点点头:「我并不是想要嫁给叶大哥,但是却希望让叶大哥尽情施为之后,再破了我的处女。」慕容绫目光幽幽的道:「我曾听人说过,许多江湖侠女被魔教抓住以后,竟甘心沦为魔教中人的性奴,不知道魔教里有什么御女妖术,竟让这许多侠女甘为沦落?」

萧玉看着慕容绫颇为神往的神情,竟微微叹了口气道:「要是别人还好,绫儿你若是落入叶大哥这样的魔教中人手中,我却真有些担心呢!」慕容绫奇道:「玉郎,你为何而担心?是担心叶大哥背叛我们,真对我们不利吗?」萧玉苦笑一下道:「那倒不是,叶知秋早已叛出中土淫魔教,他一心想要阻止魔教欲图控制中土的野心,他是绝不会背弃我们,重投魔教的。」慕容绫道:「那又是为何?」

萧玉道:「绫儿,我对你实说吧。我早年曾落到过魔教的手里领教过他们的厉害,不过也正因此我才认识了叶大哥。」慕容绫好奇的道:「你怎么会落到魔教的手里?难道你…………」萧玉目光幽幽道:「当年我以女子的面貌行走江湖,与我师姐两人一同攻入淫魔教在川北的圣坛。与魔教相战,结果不敌被擒。」萧玉红晕上面,微微颤抖,似乎在回想当时的情景,续道:「魔教中人既好女色,也好男色。我和师姐落入他们手里后,在魔教的暗无天日的地牢中,我也被他们当作女子一样,和师姐两人被他们拷打奸淫了五天五夜,我虽痛苦不堪,却又感到强烈的刺激与快感。之后我幸好被叶大哥所救。而师姐却生死不明,再无消息。」

萧玉定了定神又道:「叶大哥过后告诉我,在这五天里,在拷问奸淫中我竟射了一百多次阳精,若不是叶大哥暗中留我性命,为我输入真气疗伤,我已然脱阳而死!」萧玉看了一眼听得出神的慕容绫,续道:「不过,这还不是魔教最可怕和厉害之处。」慕容绫听得微微出神,竟已感到全身火热,胯下蜜穴瘙痒难耐,分泌的淫液已经湿透真丝亵裤。她娇声颤抖道:「那最可怕,最厉害的却又是什么?」

萧玉道:「最可怕最厉害的,是据说魔教中人会一种西洋的秘术,男子射出的阳精之中含有淫魔精毒,女子受精之后,往往会不自知的爱上这个男子,女子受精次数越多,便会越来越加深爱意,而到最后,即使要为这个男子而死,女子也心甘情愿。可见魔教淫魔精毒的厉害!」

慕容绫听萧玉说完,笑道:「玉郎是担心,若是叶大哥会施这秘术,我被叶大哥破了身子之后,会爱上叶大哥,对吗?」萧玉点点头。慕容绫笑着抓起萧玉的手,放在自己胸前,自己的玉手也贴于萧玉胸前,然后道:「就算绫儿中了淫魔精毒,我也知道爱上叶大哥不过是被秘术所迷,绫儿的心里,始终只有玉郎你一个。玉郎你不要担心,好吗?」

萧玉看着绫儿的一双美目充满爱意的看着自己,心中无奈,一把把绫儿抱在怀中,细语说道:「你这样千娇百媚的身子,武林中多少英俊侠士不是朝思暮想?我也好奇怪,明明是舍不得你被别人奸淫破身,心里却又期待刺激得紧……方才,我的肉棒一直都是硬挺挺的呢,绫儿你要不要看看,玉郎为你铁一般硬挺的大肉棒?…………」

慕容绫被萧玉抱在怀中,顿时全身酥软,口中喃喃的说道:「玉郎你的大肉棒……绫儿一直想要……绫儿现在好想,被你剥掉全身的衣物,尽情奸淫到天明…………绫儿每天晚上从淫梦中醒来,看着玉郎在酣睡勃起的阳具,绫儿都忍不住想要跨骑上去…………让绫儿的小穴被填得满满的…………」怀里伊人淫声浪语,让萧玉再也无法忍耐,一把扯掉慕容绫的紫衫,烛光映照之下,慕容绫只剩下贴身小衣和薄薄的真丝亵裤,胸前只堪盈盈一握的一对坚挺椒乳,在贴身小衣里顶起两点嫣红。薄薄的真丝亵裤早已经湿得不能再湿,贴在阴阜之上显出一道诱人的沟垄,连里面密密的阴毛都隐隐约约的透明出来。

一直以来,萧玉和慕容绫之间虽然情根互种,彼此倾心,却始终相互把持,未曾越礼。之后练习了秘典里的武功,为防一时把持不住犯下大错,两人更是相守甚严,虽然有时候情到浓时彼此免不了耳鬓撕磨一番,然而却都发乎情止乎礼,两人同行时萧玉更是白天换做女装,晚上分房而睡。然而今天晚上,两人尽诉衷肠,海誓山盟,慕容绫身上的淫欲煎熬已然无法自恃,两人的爱欲终于犹如烈火干柴一般点燃。

萧玉虽然早已不是未经人事的男子,但是第一次看到平日美丽高贵,自己心中最爱的慕容绫几乎一丝不挂在自己面前,心里竟如同初经人事一般的激动。几下脱掉身上的衣服,一身宛如女子的白净的肌肤裸露在烛光之下,就像一个清丽的女子,只是胯下的一根白净粗大的肉棒已经是高高昂起,肉棒龟头的马眼不停的分泌出清亮的淫液。

萧玉一把搂住慕容绫,强行向她的两瓣朱唇吻下,慕容绫只是稍稍抗拒了一下,便热情的用香舌吧口内的津液度到萧玉的嘴里。萧玉一边与慕容绫湿吻,一边把她的小衣与贴身亵裤扯下。伸手摸到慕容绫的胯下时,竟感觉满手湿滑直至小腿,她蜜穴分泌的淫水,竟然如此之多!

萧玉轻轻捋开慕容绫细长稠密的阴毛,两瓣阴唇紧紧的包着未曾开垦的处女地,萧玉的手指轻轻爱抚着绫儿的两片大阴唇,只听着绫儿的呼吸不停的急促,慕容绫紧紧抱着萧玉,嘤咛到:「玉郎,玉哥哥……绫儿脚发软,快要站不住了,你把我抱到床上去吧……在那里绫儿可以让你……慢慢玩…………」萧玉低声在慕容绫的耳边说道:「谨尊娘子吩咐!」「讨厌!~~」萧玉笑着一把把慕容绫抱起,扔到床上。

大床上,慕容绫眼神迷离,白玉无暇的雪肤,胯下一从墨黑,胸前两点嫣红。双手无意识的揉着自己的一对椒乳,双腿并紧在不停的磨着阴部,嘴里在不停的发出讫语之声:「好玉郎,好相公,要了绫儿吧………绫儿好难受,小穴想要你的大肉棒……塞进来……要满满的………啊…………啊…………!!」

萧玉毫不客气的抓住慕容绫的一对玉足,往上抬起再向两边分开,慕容绫的私处第一次在萧玉面前一览无遗。阴阜上细长浓密的阴毛长成一个倒三角,湿淋淋闪着亮光,让萧玉几乎不敢相信慕容绫还是一个处女。萧玉更不敢相信的是,剥开在慕容绫紧合的大阴唇,顶端闪亮涨大的阴核足有半个小指头那么大,涨涨的翘起。

萧玉不禁暗暗感叹,绫儿的体质简直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天生绝顶淫荡尤物!萧玉附身压在慕容绫的身上,一只手抓住绫儿的一个乳房,尽情的用手指搓弄着嫣红的乳头,用指甲刮着红红的乳晕,另一只乳房则用嘴尽情吸吮着乳头,同时闻到慕容绫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甜香,慕容绫被萧玉吸得只会断断续续发出呻吟和语无轮次的声音:「啊……嗯…………玉郎,你吸绫儿的奶子吸得好用力……啊……你扯绫儿的奶头,要扯掉了……再用力点……绫儿觉得你扯掉了才刺激呢!…………啊…………要死了!要死了呀!啊!!~~~~~」慕容绫突然抱着萧玉,双腿死死的圈着萧玉的肋下,指甲深深的扣入萧玉背上,萧玉突然只觉得慕容绫的胯下一股热流不断喷打在自己胸前,床上弥漫出一股清清又带着骚骚的液体味道。

良久,慕容绫才缓过神来,喃喃道:「玉郎……绫儿刚才可是丢了身子么?仿佛要升天了一般,快活死了……」萧玉笑道:「好绫儿,你真是天生的淫荡女子,还是处子之身,不但被舔奶子便会高潮泄身,竟然还会失禁连尿水也泄了出来!」「啊…是么?……绫儿看来真的是天生淫娃荡妇,……以后绫儿要给玉郎戴好多好多顶绿帽子…绫儿好想现在被男人奸淫啊……绫儿不想要处子之身了,…快……玉郎帮帮绫儿好么?…………」慕容绫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两腿分开着,此刻还在享受人生的第一次高潮余韵,私处还在一抽一抽的,每次抽动都会射出一股尿液,却是毫不避讳萧玉那尽情欣赏的目光了。

萧玉被眼前这淫秽的一幕刺激得阳具生疼,几乎把持不住自己,大阳具颤抖着。耳边听着慕容绫的淫言浪语:「玉郎,快插进来,破了绫儿的处女吧,绫儿不要武功了……绫儿只想做你的妻子…………不,绫儿只想和男人交合淫欢…………快……不然……我明日就去山寨找黑寨主给了他…………」

萧玉喃喃道:「不行……不行!我不能奸了你,否则我们都会武功尽丧,连性命也不保!……」自己却眼怔怔的盯着在床上全裸诱人的慕容绫。突然一个激灵,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抱住了绫儿,胯下玉茎已经顶住了慕容绫赤裸毫无遮挡,散发着淫秽气味的私处,随时只要一发力,玉茎便能捅进慕容绫的私处。

萧玉感到龟头传来处女阴道散发出的强力热度,光是这样的热力,就几乎可以让长久没有与女子交合的萧玉把持不住射出阳精。

「绫儿!!」就在萧玉几乎已经神智迷乱,阳具就要奸入慕容绫的处女阴道之内时,突然一股劲风当胸袭来,萧玉淬不及防,「啊~」的一声被震出半丈开外,「啪啦啦~~」倒在茶几上,压碎了屋里的座椅板凳。

第三章

夜色如水,繁星满天。黑风寨后山的一处僻静小院里,厢房内烛光摇曳,春色无边。

「绫儿!!」萧玉几乎已经不能自控,不知不觉已经抱住了慕容绫,胯下已经硬得生疼的阳具已经顶到了慕容绫那刚刚高潮到小便失禁的阴道口,随时只要一发力,便能冲破关口,夺了慕容绫的处子之身。

就在萧玉的阳具就要奸入慕容绫的处女阴道之内时,突然一股劲风当胸袭来,萧玉淬不及防,「啊~」的一声被震出半丈开外,「啪啦啦~~」倒在茶几上,压碎了屋里的座椅板凳。

「玉郎~~~?」慕容绫轻轻喘息,全身无力的从床上慢慢的俯身爬起,还稍带迷离之色的一双美目关心的看着萧玉。

「玉郎你没事吧?跌得可疼吗?」萧玉慢慢的从碎桌子堆里爬起,这一摔让他清醒不少,他自失的苦笑一下,方才虽是佳人在抱,春光旖旎,可也着实危险,若不是慕容绫在最后关头时心中还尚存一点理智,施尽最后一点气力将萧玉击开,恐怕萧玉的玉茎就要突破慕容绫那从未被开发过的处女阴道,两人便有武功全失,性命不保的危险了。

「绫儿……我没事……」萧玉皱着眉头,装出一副难过之色起身挪到床边,慕容绫一脸关切俯在他的身边,芊芊玉手抱着萧玉肩膀,萧玉只感背上一阵温软,是慕容绫的一对椒乳紧贴萧玉,两颗硬硬的乳头顶住背上。

「玉郎!~~~都是绫儿不好,是绫儿受不了淫念煎熬之苦,诱惑玉郎险些破我身子,几乎要害了玉郎的性命……对不起……」慕容绫语带歉疚,几乎要急得哭出来。

听着身边伊人燕语莺啼,吐气如兰,萧玉忍不住回手一把将慕容绫揽抱在怀中,俯下身去轻轻舔去绫儿美目边险些滚下的泪珠,道:「好绫儿,若不是你及时出手,恐怕我们此时都性命不测了,方才你真情流露,玉郎喜欢得紧,怎么又会怪你呢?」慕容绫这才舒了口气放下心来,低下头去,玉指轻轻抚划着萧玉的胸前,悄声说道:「刚才吓死绫儿了,……我怕你……会气得不理我……这里还疼不疼?……」

萧玉故作皱眉道:「绫儿的武功是越来越厉害了,刚才被你真气撞这一下,胸口疼得紧呢。」「那……让绫儿帮你揉揉吧…………」萧玉白玉一般的胸前,还是湿湿的一片,泛出一些淡黄色。都是方才慕容绫高潮时射出来的尿液,此时还淡淡散发着骚骚的腥味,萧玉忽然有一种报复样的施虐感,笑着说道:「不准你用手揉,我要罚你用舌头为我舔,把相公的胸口舔干净为止。」慕容绫听言,竟然毫不犹豫,乖巧的立刻俯下螓首,在萧玉那白如凝脂的胸前伸出香舌,慢慢的舔着自己方才射出的尿液,丝毫没有厌恶嫌弃之色。

慕容绫的鼻尖触着萧玉的胸膛,闻着满鼻都是腥腥骚骚的气味。自己方才高潮时射出的尿液被香舌滑过卷入口中,混合着唾液再吞咽下去,感到是咸咸而又混合着酸酸的一股味道。

「原来……自己的尿水是这样的味道呀……在男子面前赤身裸体的舔食着自己的尿水,现在绫儿的模样一定很淫荡下贱不堪吧?……可是为什么听到玉郎这样的要求,我心里还会觉得欢喜满足得紧呢?……」慕容绫又是羞涩,又是兴奋得心里狂跳不已,最终是兴奋快意盖过了少女的羞涩,沉浸在自我受虐的快感之中。

萧玉舒适的靠着锦被半躺,尽情欣赏眼前全裸的慕容家大小姐,撅着羊玉白脂般的玉臀,秀发低垂,樱口微张,胸前不停的被慕容绫热热软软的舌头划过。

突然,萧玉觉得自己的乳头一热,是慕容绫在不停的旋转舔着萧玉的乳头,舔了片刻,又把乳头含在嘴里,轻轻允吸着,还不时的用贝齿浅咬轻拉,便如萧玉先前玩她时吸她的乳头一般。

慕容绫一边舔着萧玉的乳头,一边缓缓伸手下去,抚摩着萧玉胯下的粗大玉茎。那肉棒经过这一番刺激,早已血脉喷张,饱满的龟头已经涨成紫色,马眼在不停的分泌出黏黏的液体,慕容绫纤手握住棒身,慢慢的上下旋转套动,但仅仅是这一点点刺激,就已经让一直在忍精不射的萧玉爽得不停的吸气,强忍冲脑的射精快感了。

慕容绫一面用力左右轮换吸着萧玉的乳头,纤手一面在缓缓套动着萧玉的粗大肉棒,间接不时还揉搓一下棒下肉袋里的睾丸。萧玉的肉棒被刺激得笔挺笔挺的,棒身青筋隐现,顶端马眼还在不停的分泌液体,尿道口张得非常之开,几乎可以塞下慕容绫的小指的指尖。

萧玉握住慕容绫的另一只纤手,伸到她的胯下蜜穴,捋开她胯下浓密湿成一缕缕的阴毛,分开大阴唇,在阴道口抹了许多淫水,一边坏笑看着绫儿那羞得满脸红晕的神情,一面引导绫儿的纤手把淫水都抹到肉棒上面,整个棒身都变得湿淋淋的光滑闪亮。萧玉轻轻的拿着绫儿的手,手心向下,掌心对准马眼握住火烫紫红的龟头,用淫水与马眼淫液作为润滑,缓缓用力揉动。

这样揉动的快感,实非一般仅仅套动肉棒可比,绫儿只是揉得十几下,萧玉便仰首向天,爽快得不停的吸气。几十下之后,绫儿稍觉龟头干涩,不用萧玉再教,竟已自己伸手到胯下阴部抹了自己分泌的淫液,再抹到龟头之上作为润滑。

往复几次之后,绫儿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也不再缓缓施力,而是变揉为撸,纤手掌心不停用力撸动萧玉的火热龟头。让萧玉更是爽得背脊绷紧,脚趾拉伸,仰头大声急促的呼吸。爽得萧玉忍不住喊道:「啊!……绫儿,你慢一点不要如此用力……相公会忍不住的……」绫儿对萧玉的喊叫抗议毫不理会,继续加快手上速度,更是直接将口中香津吐到萧玉肉棒上加以润滑,然后再俯下头去舔吸萧玉的乳头乳晕,绫儿用力撸动萧玉的龟头几十下之后,萧玉快感不断累积,龟头酥麻不堪,终于再也忍耐不住,精液喷射而出,同时喊道:

“啊!……啊……绫儿……你这个小淫妇………撸得相公阳具好酥麻………相公还没有教你如此技巧……你就自通了……小骚货……再用力些……相公要射了!…………啊!!!!”绫儿只觉得掌心一烫,顿时满掌都是黏黏热热之感,吓得纤手松开,萧玉的马眼正在猛喷阳精,大股大股的精液顿时恰好都射到了慕容绫胸前的一对椒乳上,一团精液还溅到了下巴之上。

***********************************************************************

萧玉的肉棒被绫儿揉撸得猛喷精液,片刻方才平歇。绫儿一双美目充满怜惜和爱意,凝视眼前射精之后舒爽不已的情郎。慕容绫轻轻抚摸刚刚射完精液,还在硬硬挺挺颤抖不止的阳具,柔声说道:“玉郎,今晚一直没能让你射出阳精,绫儿内疚得紧,这下可也总算舒畅了吧?“萧玉微笑的看着慕容绫说道:“没想到为你的第一次射精竟会如此酣畅淋漓,今天可否就算是你我的新婚之夜了呢?”

慕容绫点点头,微笑道:「今夜当然就是我和玉郎的新婚之夜,绫儿就是你的小妻子。」萧玉微笑着,伸手轻轻爱抚着慕容绫一张俏丽的脸蛋,看到她的下巴上还滴挂着自己方才射出的一团黄色浓精,不禁用手指蘸了刮去,绫儿却抓住他的手,娇声说道:「就让绫儿尝尝相公阳精的滋味,可好?」说罢把萧玉的手指放入口中一口含住,香舌把手指的浓精卷入口中和着唾液,一点一点咽下。

萧玉看着慕容绫咽下精液,笑道:「玉郎的阳精滋味如何?娘子可还喜欢?」慕容绫美目忽闪两下,将小嘴吻上萧玉嘴唇,把含着精液的唾液度入萧玉口中。看萧玉也笑着咽下了,才一笑道:「原来男子的阳精滋味是这样的别致,虽然气味浓腥无比,还有些腥臭,但绫儿不知为何却特别渴望和喜欢这种气味,现在绫儿闻到精液的气味就会心动神摇,脑海里情不自禁便会想到那些淫荡交合之事。真不知道这些究竟是受那玉女心魔劫的影响,还是绫儿自己真的便是一个天生的淫娃浪女呢?」

萧玉笑道:「别人却也一定想不到,堂堂慕容世家的家主,平时高贵如仙子的慕容绫大小姐,在床上竟然如此的淫荡娇媚,你方才为相公的阳具手淫之时,竟然能自己变通手法,让相公竟然把持不住射出阳精,可见你天生便是一个天赋取悦男人,骨子里亦是淫荡无比的女子。」慕容绫格格娇笑,探首在萧玉耳边悄声说道:「玉郎还忘说了,在别人眼里的慕容世家大小姐,其实在床上还是一个喜欢吃男子阳精的小淫妇。」萧玉耳中听到慕容绫竟然说出这么淫荡的话语,又是心中一漾,阳具顿时感到一股热流灌入,竟然又悄悄翘起了。

绫儿又语带撒娇的道:“相公~~帮绫儿把奶子上的精液抹下来,让绫儿再多尝一点,好不好嘛?”

在跳动映照的烛光下,慕容绫长发披肩,眼波盈盈,美目含春。在一张清丽脱俗,红霞微隽的秀脸下,羊脂美玉般洁白的美脖,与胸前一对健康坚挺,盈盈高耸的一对雪白的椒乳上,却裹满了散落的一团团淡黄色的精液,连嫣红的乳头上都糊着淡黄的液体,缓缓滴流而下,显得这位天仙般的女子如此美丽而又淫荡不堪。萧玉看得心驰神摇,只感到自己方才射过阳精的玉茎,竞又重新坚挺了起来,而且更是隐隐发涨。

萧玉站到床边,一面缓缓套动着自己的胯下玉茎,一面道:「绫儿,相公要你双手托起的自己的奶子,跪在床边。」慕容绫毫不犹豫的立刻自己捧起一对雪白上糊满粘粘黄黄精液的奶子,如女奴一般跪在床边。萧玉淫笑着用粗大的玉茎头慢慢刮起绫儿奶子上的黄黄精液,送到绫儿小嘴旁边。绫儿急忙乖巧的张开小嘴,想含住玉茎,萧玉却故意将裹满精液的玉茎在绫儿的脸上蹭动。紫红的龟头还裹着精液,在绫儿那漂亮的脸蛋上滑来滑去,绫儿的美鼻,腮帮,小嘴四周都被萧玉涂满了精液。

绫儿大急,看准玉茎急忙一口紧紧含住,小嘴才慢慢吸吮龟头,丁香小舌的舌尖还不时的轻插萧玉那宽大的马眼,将马眼里的残精都刮出来,和着自己唾液吞下了。还用舌尖把龟头伞边的沟槽都刮过。慕容绫只觉得整个鼻腔都是冲鼻浓烈的男子精液腥臭气味,嘴里也是一嘴苦苦涩涩的精液味道,但却丝毫不觉得厌恶,慕容绫此时所有的高贵,娇羞,矜持都统统抛在脑后,只有着期待更多这种精液和气味的渴求。

萧玉见绫儿如此委顺承欢,反觉心有不忍。等绫儿尽情吸吮完了玉茎之后,便微笑着又在绫儿的奶子上刮下精液,让绫儿再吃。如此片刻,便将绫儿奶子上的精液,刮得干干静静。绫儿也尽皆乖巧的把阳精全部和着唾液吃下肚去。

萧玉笑着躺下,绫儿却还对萧玉勃起的玉茎恋恋不舍。握住萧玉的玉茎还在继续一边套动,一边舔着那紫红粗大的龟头。萧玉也微笑的看着这位平时高贵美丽的宫主,此时仿佛如同一个饥渴男人的淫娃妓女一般,为自己用口舌服务。萧玉微笑道:「绫儿,你喜不喜欢玉郎的阳具?」慕容绫笑道:「绫儿当然喜欢了。玉郎的阳具虽然和黑寨主的比起来,没有寨主的那么黝黑粗长,但是玉郎是绫儿的相公,自然在绫儿心里什么都最喜欢得紧的。」

萧玉一怔,心想,绫儿这小淫女,竟然还是对黑霸天念念不忘。不觉心中微微有些醋意,但也伴着些许心跳的刺激,笑道:「黑寨主奸淫过这许多女子,阳具自然是勇猛过人,与众不同的。绫儿这样娇美柔嫩的小穴,若是被他破身,定然会被塞得又涨又满,痛苦刺激,快乐无比。…………」绫儿被说得浑身一颤,道:「那日在山寨大堂之上,绫儿看到被寨主淫虐昏死过去的那名女子,小穴变得红肿大开,里面流出的精液气味腥臭扑鼻,不知那位姑娘的小穴,被他插过多少回了…………」

萧玉看到绫儿红晕满面,故意又道:「绫儿若像那姑娘一般,与黑寨主交合,恐怕绫儿不止小穴也会变得如此,就连绫儿的屁眼穴儿,恐怕也要变得大开呢!」慕容绫被萧玉的话刺激得浑身发抖,颤道:「什么?……玉郎你说………他破我身子时,连屁眼……穴儿……也要插弄淫辱?……」萧玉笑道:

「那是当然,既然绫儿你被他擒住淫辱拷打,破你身子时,自然也要连你的屁眼穴儿一齐破掉。」他看了一眼听得出神的慕容绫,又道:「不过绫儿你不要惊慌,你未曾知道,插屁眼穴儿的滋味快感,有时候比插你的蜜穴更加让人快乐呢!」慕容绫娇颤道:「是真的么?玉郎?那你的屁眼……穴儿被插弄之时……也会有刺激快感么?」说罢俯下螓首,用香舌舔弄萧玉那雪白的屁眼菊门,同时还乖觉的上下套动那被刺激得笔直坚挺的玉茎。

萧玉也被绫儿这突如其来的舔弄刺激得快感高升,浑身发抖。他颤声说道:「男子被插弄……屁眼穴儿……当然一样刺激…………绫儿想不想……也这样在玉郎身上一试……把玉郎当作女子……也奸淫一番?……」绫儿不再答话,伏身将萧玉两条白皙的大腿分开,只见萧玉白玉般的两股之间的,深褐色的屁眼穴儿微微张开,菊花的皱摺清晰可见,散发着一种男性的气味,这种气味和萧玉平日女装时残留在身上的香气混合在一起,成为了一种妖异的体香。绫儿一面套弄着萧玉的玉茎,一面用舌头舔着菊穴,香舌小尖刮过萧玉菊花的皱摺,还不时的把自己口中的津液吐到菊门之上,再用舌尖轻轻顶入菊穴之中。

萧玉舒爽得有如一个女子一般呻吟起来:「……啊……啊……嗯………绫儿,慢慢套弄玉郎的玉茎,……别让又像刚才那般粗鲁……对……用舌尖轻插进去……慢点……对……轻轻的打转…………」慕容绫为萧玉一面套弄玉茎一面舔肛,不多时便觉得自己身上火热,蜜穴粘粘糊糊的一片,颤声说道:「玉郎………绫儿的小穴……也想被舔……还有绫儿的屁眼……也想享受一下玉郎这般的快意…………」

慕容绫不等萧玉说话,被转身过来,分开双腿,跨骑坐在萧玉的脸上,「你可不能………用手破了绫儿的身子……还有绫儿的屁眼穴儿也不能……知道么?……」慕容绫多毛浓密的阴部,整个贴着萧玉的面上,萧玉只能用手指捋开那浓密的阴毛,张开嘴巴,用舌头一下一下舔着慕容绫那闭合的阴唇,还有兴奋得勃起突出的大阴核,还不时的用力吮吸或轻轻咬一下。同时感受着这位平日高贵美丽的宫主,最私密的胯下气味不停的冲击着萧玉的鼻腔,这样具有冲击性的视觉,嗅觉和味觉的感官冲击,是任何一个男子都难以抵挡的。

绫儿的美臀中间,是一朵美丽的淡褐色的菊花,萧玉用鼻尖探上前去,深深的吸了一下,在绫儿的处女甜香之中,还带着淡淡菊门中的体臭味,这样的气味更让萧玉兴奋,不禁用舌头贪婪的舔吸这朵菊花起来。

绫儿第一次尝试被人舔肛的滋味,不禁娇呼一声,菊花紧紧收缩,萧玉也突然觉得菊穴一紧,一股特别的快意用脊椎冲上脑部,是绫儿用手指完全的插进萧玉的菊穴中直至最深,然后一边抽插,一边报复般的用力撸动萧玉那涨得紫红的龟头。这几份强烈的快感刺激同时袭来,让萧玉几乎大脑如电击一般空白,咬牙强忍射精的冲动。若不是早间曾射过一次阳精,恐怕此刻精液就要立即狂喷不止了。纵然如此,萧玉也要为了忍住不断冲脑的射精冲动,说话来稍稍分神片刻。

「绫儿……你的小穴儿……真是美极浪极了……屁眼儿也好淫荡…………玉郎真是爱死了你…………」

「是么……可惜玉郎你没有这个交合的福分………绫儿已经决定……明天便上山寨,让黑寨主破了我的身子……要他……像那个姑娘一般的淫辱绫儿……」

「绫儿…………玉郎舍不得……」

「已经晚了……绫儿早晚是别人的女人……黑寨主若是能改邪归正……绫儿……不介意他入赘慕容家……绫儿要天天让他淫辱……再为他生儿育女……」

「绫儿…………」

「绫儿不行了……绫儿是淫荡的女子……绫儿嫁人之后,便要你离开慕容家…………绫儿不爱你……绫儿只要男人的阳具……精液…………」慕容绫被自己肛门处如潮水般的舔肛快感袭来,刺激得一面胡言乱语,一面双腿发软。小腹的快意不断攀升,已经高潮过一次的她知道,这是又一次高潮来临的前兆。嘴里虽然胡言乱语,心里却希望在自己高潮前,先让情郎射精。

慕容绫忍住如小腹间如潮涌的快意,一面纤手四指合起,不停的加快抽插萧玉肛门的速度,一面用手撸动萧玉的龟头,香舌还不停的舔着萧玉的阴囊与玉茎。

萧玉也强忍着龟头马眼间快要崩溃的精关,不停用力的舔着绫儿的屁眼,手指同时不停的揉搓着绫儿那兴奋得硬硬的大粒阴核。两人都是一般心思,希望在自己泄身前,让心中的爱侣先攀上那极乐顶峰。

「绫儿………玉郎忍不住了……要射了!~~啊…………啊啊啊啊!!~~~~~」终于,是萧玉先忍不住,玉茎不停颤抖,两腿伸直,脚趾分开痉挛不已,马眼一开,精关一松阳精狂喷而出!慕容绫连忙张开小嘴含住萧玉狂喷的龟头,只觉得精液大股大股的冲入喉咙,小嘴那里堪得如此多的量,只好用力不停的咽下。

精液入喉反呛入鼻,慕容绫突然觉得满鼻都是精液的气味,芳心一漾,突然小腹的快感一起涌出,顿时两眼翻白,不管萧玉头部就在自己胯下,只管两腿紧紧夹住,尖叫一声迎接自己的第二次高潮。

「啊?啊……啊……啊!!~~~~~~啊~~~!!!!!!」………………………………………桌上的红烛也快要燃到底部,烛光在最后更显得明亮,摇弋映照着床上的首尾相对,肌肤相亲紧抱在一起的一对玉人。

过了良久良久,慕容绫才悠悠缓过神来,这才发觉萧玉还被自己憋在胯下,眼睛紧闭似乎连呼吸都没有了。一惊连忙挪开,转过身来关切的抱住萧玉。

「玉郎,玉郎?」萧玉缓缓睁开眼睛,朝慕容绫坏坏的一笑。慕容绫顿时被羞得满面通红,娇嗔的轻轻捶着萧玉的胸口道:「你这人好坏!老是装死吓人家!下次不理你了!」萧玉笑着一吻慕容绫道:「不错,还知道关心玉郎!刚才是谁还说要赶我走呢?」慕容绫娇羞无限的把头埋进萧玉的怀中,悄声道:「你不爱我怜我,我便赶你走。」

***********************************************************************

第四章

早晨,清风徐来,鸟语花香。明媚的阳光温和的洒在田野阡陌之上。

黑风寨山下的官道上,一辆装饰豪华的大车隆隆驶过。让路边的农夫路人纷纷为之侧目。

拉车的是两匹黑色的骏马,车上赶车的大汉一身精悍,大车车厢装饰华丽,厢帘紧紧低垂,看不清车里之人。但车门两侧却各站着一个精壮的带刀大汉,手握刀柄,笔直站着的护卫着车里之人。

城门前,几个睡眼惺忪的官兵正在懒洋洋的扫着地上的树叶,一个官兵在小桌前翘着二郎腿打着哈欠,不耐烦的检查着面前排着队要过关的百姓们的包袱和挑子。

「快点快点!把包袱打开!别磨磨蹭蹭的!」「过关五文钱,没钱就快滚!」城外远处渐渐传来的隆隆车声盖过了城门前的喧嚣,大家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辆豪华大车一路狂奔的从城门直驱而过,往城内街道驰去。

「妈的!什么人敢冲关,不想活了!」“瞎了你的狗眼,你没看到车前的旗子吗?那是慕容家的马车,里面一定是慕容家的尊贵人物,敢拦车?不要命了你!”…………马车在路旁行人的侧目和私语中驰到一个院落前,大门前有两个一左一右带刀站立的大汉,马车直入大门,在大院厅堂之前才停下。

厅上疾步出来几名汉子迎在车前,纷纷用惊异的眼光打量着这辆大车。两名带刀的护卫下车,一脸恭谨的侍立在车门前左右,赶车的汉子从车上跳下,跪伏在车门前。护卫恭敬的将厢帘挑开,环佩叮咚,一名面容清丽绝美的紫衣少女探出车外,踩着汉子的脊背优雅缓缓下了车。

厅上疾步出来几名汉子个个面带惊讶之色,为首一名汉子率领众人半跪行礼道:「岭南宏义堂堂主丁天扬,参见慕容大小姐!不知大小姐赶来,有失远迎,万望大小姐恕罪!」慕容绫眼帘低垂,看也不看丁天扬一眼,纤手一样,缓缓说道:「是本宫主没有告诉你们,罢了。」说罢往里面大厅走入,声音竟有种说不出的妖异。

丁天扬几人惶恐不安的站起身来,陪着慕容绫往里走,丁天扬陪着笑向慕容绫搭话道:「前几日听前面分堂传来讯息,大小姐和萧公子收服了黑风寨,属下等均是高兴万分,听他们传讯说大小姐和萧公子还要在山上小歇几日,怎么大小姐这么快就到了?萧公子他怎么没和大小姐一起来?」「萧玉我吩咐他留在黑风寨了。」慕容绫淡淡的说道。丁天扬等人赶忙殷勤的侍候慕容绫在厅上主位坐下,端上香茶。在一边垂手侍候。

「丁堂主,几日前,前面镇子上的分堂,可有派人送来过什么东西?」慕容绫抿了一口茶,幽幽的问道。

丁天扬连忙回道:「启禀大小姐,这几日各处都并没有送来什么东西,只有前日,山庄传过来一封书信要交给大小姐,属下已经派人飞马送上前面的分堂了,不知道他们可曾…………」慕容绫摆了摆手,丁天扬连忙知趣的闭口。慕容绫幽幽的问道:「丁堂主,你们这里现在总共有多少人?」「启禀大小姐,属下这里管事的兄弟共有三十五名,手下的弟兄现在在城里的有一百八十多名,不知道大小姐是要…………」慕容绫仍旧是幽幽的说道:

「城里的那些就算了,你把那些管事的兄弟都唤来,本宫主有事要和大家商议。」「是,遵命!」一头雾水的丁天扬等几人连忙跑了下去,只小半柱香的时间,便把人都聚集了起来。大厅上,慕容绫仍旧在慵懒的抿着茶水。「属下参见大小姐!」一群人在她面俯身半跪行礼。

「丁堂主,人都到齐了吗?」「启禀大小姐,都到齐了,恭请大小姐训示!」慕容绫展颜一笑,说道:「那就很好,不必我一个个的去找了。」慕容绫突然眼中寒光一闪,紫色的身影闪进人群中,一阵寒光闪过,只听见众人手捂咽喉纷纷惨呼倒下,如风一般的紫色的人影在厅中站定,只见慕容绫原本一张清丽俏脸上尽是杀气,冷酷无比的站在大厅之中,手里拿着一把如同软鞭一样的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