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原创] 【我的欲望生活】[第3集 节二](根据《肉嫁》同名H动漫改

发布日期:2017-01-11  来源:  阅读:加载中

[原创] 【我的欲望生活】[第3集 节二](根据《肉嫁》同名H动漫改


【我的欲望生活】[第3集 二](根据《肉嫁》同名H漫改)[6593字更新]【平安夜更新】

作者:cwm78(方神起)

2011/12/24更新于:情

                二

  「什么事呀?姐姐……」在外人的眼中,一很尊敬我姐姐,就算在

成在一悔面前,一我也是很恭敬。

  「哦,找我有事一……」看一那的大眉下是一瞳瞳有

神的大眼睛,我心里就有一:啊,好有神的大眼睛呀,什么候一有么

一的眼睛的?我不敢再看他的眼睛,我怕自己中了他的毒,那我就

走不,只能陷入的旋里不能自拔了。

  「一悔也在呀?」我不敢多看一的眼睛,急忙的扭去望一悔那有些

霏的小。

  「嗯,姐姐,找哥哥什么事呀?」嘟起她的薄薄的嘴唇略有小的

小蛋一悔有些不意地。

  「呵呵,姐姐不清楚,她叫我与一去。」在到一悔的模,自以

眼前位小女孩只撒的乖乖女,想到只是一小段,一悔就已成

了一位人人,花了也自甘下的大女孩了,有,穿便服微微突起

的酥胸,一悔也有了大男孩子心慌意的容和身材了。

  「哦,那哥哥,你快和姐姐去吧,等一下我要找你解呢……」一悔嘟

小嘴后,粉上展露清的笑,有可更是一种清的美,看得我都有

些醉了。

  『才我是不是做得分了?』在心里我陌名的自了一下。

  然我天天到一悔,可那都是很平常的一笑和的,倒有

真真的一悔种洁中略羞的神情,她真的洁的像一,

才自己自私的打了她的行,是不是一种呢?我自己都在自才那种

吃醋的行,嗯,下不例了,子,如果一在乎你的,他有所表示的,

看他像一位大孩子,有他的想法和行都多像大人,一种有任感的男人。

  『我一直在想一老我是他的女人,不只是一种大男孩女人身体的

一种好奇心才有感而呢?之,一都是在情欲才出么一句我喜

的,也是的,竟像他种年的人是种心理了,女人的身体他

种年的男孩子,最神秘和好奇,是不是他只是喜上我幅身体

而我出句的呢?只是他真的把我成他的妻子那看待呢?一,

姐姐已很在乎你了,你知不知道……』在心里,我不得不承我是很在意一

我是怎么一的一情,是丈夫妻子的情意,是男孩子女人的

身体好奇呢?我不敢再想了,我怕是前者,我不敢期望一十八的年青小伙子

我么一有夫之生什么的情感,更何他是我的小叔子,所以我

不敢希望,我怕希望越大失望就更大!可我又好希望一我并不只是在男孩

子女人身体好奇的那种情感,唉,我真的好,好,我是怎么了?什么

老想种呢?我真的不清楚,只感到越越了。

  下里的天气真的是幻莫呀,才是晴空万里的天空即就是云密

布,低的云而,就好像就有大事要生一般的人感到可

怕。

  我有一种感:今天一定有事要生!而且是不好的事情。

  我知道要的始不住,看到那惊愕的眼神里,她似乎了我与

一的秘密,次叫我与一去她的房,不只是找我日常的,

我想她一定有要我。她叫我与一去,我心里就有一种不安的因素

在搏里跳,不出,但很有迫感。

  『如果起,我怎么回答她呢?直接跟!?是找借口找理

由呢?怎么?我要怎么才好?是直接跟她是婉的跟她述呢?完之

后又怎么看我呢?是赶我出家是告一生呢?怎么?我怎么好?』

我一望一的背影一在心里想道。

  一路上,我与一都有,似乎一也知道要生什么事情似的,他

一言不的走在前面步很平,我跟一一路往的室里走,看他

的厚背影很沉,似乎又有一种畏的安全感,我知道在背影的后面,我

一定是安全的,管我在心里是七上八下的。

  『嗑』了一面,里面出了清脆的「。」

  我和一推而,是一很致的室,思床居中,一是一

大大的落地子和一很平常的衣柜。而已坐在床的沙上,我屋

后她作了一邀坐在她面沙的作。

  像以前那,高冷,柔近人,我她只是欠了一身子

然后有表情的坐在我的面,好像昨天看到的似另外一人,她我就像

平常一般的平。

  大家一都有,屋子里很,得我都能听到的心跳。与

一的表情并有什么化,他的面部表情很平,得好像昨天有生什

么事似的。可我做不到,我不能像他那般坐在那里,我一看了看,一

望了望一,我很怕我,可我又想向解我在柜子里的原因,此

我又想到一能保我,希望一以婉的气表昨天我在柜子里的

一切。

  「子,昨天……昨天相信你看到了那子了,子,你是不是

得很可?……你不想些什么?」看了不看一一眼而是盯我

。气先似有些急后又快速的回到了平,反倒是我,被么一,

我倒有些气急心促的跳起。

  「我……有,,我有么看你,真的……你……你是不是有什

么苦衷呀?」能一位高的女人成一任人可肏的妓女,一化,一定

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苦衷,然我不想是一位任人可上的下女人,但事

上,昨天的确像那种女人。

  「苦衷!?有相信呢?……你不想鄙?」不再看我,

而是把向一平地。

  「……不……,我……我有种想法……真的…………,

你一定有不可告人的苦衷的……」我望平的急切地。是的,有苦

衷端庄的女人成人人可上的下女子呢?我想一定有很深的苦衷。

一想被爸爸抽耳光的情景,我知道事一定与那魔爸爸有,不然,

也不欲不能的委曲自己做自己不喜做的事。

  此,我竟然忘自己也是一戴罪之人,盯那平的,我倒放

松了很多,至少有像前那的混了,而是的坐在沙上,听

她的故事。

  「嗯……我叫李媚儿,今年已是35的女人了,故事得十七年前

起,那一悔的爸爸,他叫杜有,是一位易商人,十七那年,我好在

茶庄里做一名服,因我出色的服和的很快得了多年青人的

,其中就有杜有,了一悔的爸爸施硬磨的追求之下,一年后,我

就嫁入了杜家成了杜家的媳,第二年我生下了一悔,在一悔月的日子里,

杜家就收到了破的通知,因杜有投期失,把大量的流金全

在了期上,有此的一悔爸爸不生意失,他搞出了一段婚外的

……我……三月后,杜有的易公司被迫宣布破,家里一下子有了梁

柱,有了杜有主心骨,杜家一月后就落了,得一所有。」

平的望我好像人的故事,她的上一表情也有,似乎就在告我,

故事就似述人的故事,抿了一小口水又地:「杜家破的

一月之后,林大家族的林望裕了,他了大量的流金,唯一的件就

是我一悔改嫁入林家,成他的女人。」

  「……」我小地,我知道事情的刻到了,的爸爸

并不只是大量的流金么,事上,后面的正如我想像

的那,爸爸果然不是好人,他是魔!

  「杜家以有了林望裕巨款就可以翻,了杜家想,杜家

的公公婆婆和家人都向我下跪要我答改嫁于林家,看到杜家的所有人那

的哀求目光,了能救被在里的杜有,我不得不同意林望裕的要求

改嫁于他,一始,林望裕守信,在我下嫁林望裕的第三星期,杜有

就放了出了。他听到我已一悔改嫁于林家后,他什么也有,

他只是要我在里等他,等他有了足的就把我回去……可我一等就等了十

年……如今已十六年去了……他是有。」地,就好像

去的事情就有生一,平的表情我感到的心思正在天人交,

抿了一小口水后,又接:「以有了林望裕的金加盟之后,一悔她

爸就可以翻我回家,孰不知杜有他所投的巨款全在期货上越陷越

深,直到法再翻,不知是他面看我是他有什么原因,那次之后他

再也有,更有一封信和一,我托人打听知道因越欠越多,

他已有再翻的机了,而了我走他,再也有回。」

到里,的气中有些抽噎音出。我知道,太心了,他所等的

男人不生意失,而且背她在外面与其他女人鬼混,有什么比用感情

自己的心更刺痛了,我明白的苦。

  「,那你……」听到平淡的表情噎的音地述故事,我

知道她的心中有太多的不平,我怕她想不,真的替她心。

  「嗯,子,你,我不想不的,么多年了,我已了……」

好像懂我的心思似的,管她的清澈美眸里透出的,可她看

我是很平地道。

  「……」一只是低不言一,只是才很自然的手掌始有了握拳的

象,看,他的心里的潮涌并不比我少,至少在他的握拳的怒的表情看

,他一定很憎恨的那位男人,更气自己爸爸种卑鄙交易方式。

  其我的心里也不平,我有想到年的竟然也有等不平的遭遇,

只是什么成么子的呢?我很好奇。看一平的,我知道

的故事有完,剩下的就是解后什么成的原因。

  「我以自己嫁林望裕种大家族就算不能安逸生活的,至少也能

一悔一美的童年,我有想到到林家之后,才是我的始。林

望裕他就是一魔鬼,魔,人渣,他是一披人皮的狼!他是畜牲!」平

的突然性情大,咬牙切地出她平有的。

  才平的表情瞬成了一付怒不可遏的神情。我有看到如

此的生气,如此的怒叱道,看家族的男人不可,他是一只十

不赦魔鬼。我他那只女人凌虐而受所生的快感神情就知道,他就是

一魔鬼,十足的魔鬼!我很幸自己能及的逃他的魔掌,不然,后果真的

是不堪想。

  「我嫁林望裕后,我的生活始生了很大的化,然我才十七八

要跟快四十的中年人生活,可是了有一家我也就命了。可知接下

的生活里我生不如死,本以可以在大家族里些安的生活,至少能

一悔一完美的童年,有想到嫁林家的第三月之后,我就始非人的

生活,每天我都是在那魔的凌辱中渡,林望裕他是一十足的男人,他

每天把我在地下室的里日夜的我行人寰的凌虐,就算是一悔

小候哭要吃奶他也不放我,他把我吊起的任意弄和凌虐,今天不是

滴蜡明天就是鞭抽,今天不是把我起用子我的……就是喂我吃泄再

把我吊起我他的面撒尿……大解,之他能想到的凌虐游他都要在我的

身上施一遍几遍才我休息,到我不配合他的凌虐就抱一悔威我,不然

就我的面把一悔摔死,如果不是了一悔和一悔的爸爸,我早就咬舌自

了。」又恢复了平的表情,尾尾道那些年的生不如死的生活。

  听到里,我有一股揪心的痛,原的生活比我凄,我只是欲求不

而是生不如死。看身里的媳都是悲人物,如此,在

到自己也是如此。

  始,我得好好的重一下自己嫁入林家倒底是不是一件幸福美的事了,

至少,我能像家的小媳那般自由自在的与丈夫生活在一起?我能有自

己的美生活?一路走的看,我陷入爸爸的魔手陷阱看,

我就已有了退路可逃了,幸福我而言只是嘴上的一种奢侈的了。

  看,家族里有很多秘密有被掘出,可掘得越多,越我

看到家族里的肮,越得呆在里就越感到受。是我到里所看

到的大家族?是我心目中的家?我始了,真的。

  「我知道一切都是魔鬼下的局后,那已是三四年之后的事了,原

是他做了手把杜有所投的大量期金,再通其他手段在期上

作低价的,在幕后,魔与他的几朋狗友一同黑手操有所

的期,就,有的大量流金被套牢了,才有了杜家流金的大

缺口,林望裕按所划好的情形出在急迫援助的杜家,按他的划那,

我如他愿的改嫁到了林家。」到里才平的又始有了一些抖的

作,我知道,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种痛苦我正,我能了解

种痛苦。而且本寄望救世主的男人竟然是害自己幸福的罪魁首,

那种痛,我不能体到,但我能想像得出是多么的苦,多么的痛。

  「好几次,我都想逃魔鬼的地,可一看到天真可的一悔,我

又退了,竟一悔的爸爸了我一美好的愿望,他要我等他,等他救我的那

一天。」到里平的蛋有了一血色,好像那句男人的承就像她

的定海神一般,她本是非人生活的日子里添上了一道的美好景象,不

然,不可能在持那等他的信念苦苦支生不如死的日子。

  我看到了平的上出一道幸福的表情,那是幸福美溢出的神色,

就像我与一生也有幸福的快光一般。管那份很短很深刻,管那

份曾背叛了她,可是依信他她回,把份情感深藏在她

的心里就像美酒一般,越久就越醇香。

  我都是苦命的女人,在持那一分怕是早已不存在的信念,哪怕自

己的身体在水深火中也在所不惜,就是,一份持之以恒的大。

  只可惜的男人看不到听不,不然,到死了也回找的,至少要

她在期的等期中划上一的句。

  而我的那男人呢?一生,你可明白,你的妻子也在里等待,等待你的一

候,一的抱,一句天荒地老的表白呀。我的一生!你可听到……

  「我知道整件事情的去后,我再也不想听他的使和凌虐了,可是

,他又拿一悔和一悔爸爸的家人作威,如果我不听他的使,那他就

使出手段整杜有和他的家人,甚至是一悔。看到一悔那天真可的小,

我屈服了……在我的心里,有什么比一悔更重要了,她可是我的心肝,我

可不想看到她受到一的害与恐,一都不可以……」到一悔,

的色有了一的安慰,竟在一悔大了,大得跟一,

美妙人了。

  「那……,你什么不与一悔一道逃魔鬼的地方呀……」在一

悔已大,同具男人目不忘的美,如果不一悔离里,

后果真的是不堪想呀,我急切地。

  「嗯,我有想,几月,老是出就是了打听一悔爸爸

的消息,算打听到一消息了,知道一悔的爸爸在而四奔走,他并

有忘十六年前的承,他在努力,所以,一直都在等。」很平

的望我道:「以前一悔小的候抱她逃跑几次,可每一次都法逃出他

的掌控范之,而且每一次捉回,我受到更加凌虐的酷刑不了,可是小

小的一悔可不能受那鞭刑之苦,她是一孩子呀,他怎么就能下得了手呢?听

到孩子那撕心裂肺的哭,了孩子不再受那鞭刑的痛苦,那以后,我再也

有逃跑了。」

  『啊!那魔鬼竟然小孩子都不放,他是一男人?他不是也有孩

子?他怎么就能下得了手呀?真是魔鬼,是魔!……我的小,也

像一悔姐姐的那保你的,不你受到一的痛苦,要你快快

,健健康康的成……』听到平的道她的故事,我心里久久不能平

,了一悔可以忍辱偷生,了一悔的快成,可以化悲力量,

小,也你美好的童年划上句的。

  第一次感到的大,昨天那淫放浪的形象跟她忍辱偷生的情比,

那直就是微不足道的事,,媳你自豪!真的,你的母真的媳好

好的上了一堂,永也不完。

  一生,作子,你知道家里的,何你有一呢?是

你根本就不知道与那魔鬼的事呢?

  一生,你倒底有多少事有告我呢?道你就有我是你的妻子,

就有把我睡在你身最近的女人成最密的人?是你根本就

是在掩耳?

  真是剪不,理,家里有多少我不曾知道的惊天秘密呢?

  一生,你能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