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简体] 尚阳大陆 秀色文,不喜勿入

发布日期:2017-01-11  来源:  阅读:加载中

[简体] 尚阳大陆 秀色文,不喜勿入


第一章

***************************************************

此文已在的表,了是本人所,后有更新

即然不是在本首,偶就不原。

文章其成已很久了,仔找了找在里有有此文,故

了上。

***************************************************

  早晨的光的照在床前的七八糟的地上,穿了一星期洗的,划

一字的子,得不象的衣。衣里漏出几根手指。白白嫩嫩的手指

,五指微微曲。一看就知道它的主人年不太大。

  床被一堆泡面盒子包的已指向了8:00,床上睡得一踏糊涂的

有醒。

  忽的剌耳的望打破了清晨的宁。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向床摸摸在打翻

了三四只泡面盒又混了一手油。房于又恢复了安宁。

  ……一分

  ……五分

  ……十分

  “啊……!!!”一叫,“到了,要到了,妖啊!!”

  被子里好象是人的西。一子翻身,再加体360度已站在

了床前一堆墟上了。左踩到什么西了。

  低看看,可怜的白嫩小手。正在他左下吟呻。

  起下的嫩白小手,好光。手里的手仍然有任何瑕疵。光

好似透明一般晶剔透。

  想起昨晚的狂,嘴角微微向上了。上,把手里的手在床上,直接

向生洗淑。他忘今天不是休息日。

  十分后,一用手抓糟糟的一拎教直出去。左

很自然的一勾上。

  今天是班主任老昊的主指,老昊昨天死死吩咐今天有演

不准到,假。ENEN8:30分上,在已8:25,可到教室

有十分路程,啊。

  早上忽忽的耳吹。在是四月,正是春天里最暖的候。校里

PLMM早早穿上了漂亮的春,象花蝴蝶一在花,教前四展示她

的青春与美。

  不由想起家里哪只手的主人。

  昨天是他最好的朋友子胜16生日,一般好朋友大出血去了校旁的天

香HAPPY到一多。由子胜操刀破了他相十年的女友花子的子,

手划了她的脖子她成了他的第一人。

  其花子也是的中情人。十哪年子胜花子到自己面前自

己就再也忘不了花子。可惜,花子哪就已向子胜主了。愧,

有MM向自己主,其在要MM主也不,可能是花子的原故吧。

也有追求任何一MM,有MM主也算是正常。可是16了

MM主在代也不能不是比希奇的了。

  花子的怀念也就剩下哪只手了,那是花子的右手。自花子身

上取下的。然后舍不得吃。昨天喝得一踏糊涂,倒也忘了把手回家。

  教室已在望了。再一就到了。

  忽的出小姑娘,人收不住直撞在一倒在地。

  “不起,你事吧。”身男士不管怎都先行道歉。

  赶先站了起。拾自己的和她掉落的本。

  “我事。”的音。小姑娘站起低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

  “事我先走了,要到了。”身就跑,于和上同步了教

室。

  “快去坐下,我上了。”老昊已在教室了,瞪了一眼。

  “今天我演。于次演校很看重,你的也很重要。

在然是和平代,可是我的人并有消失,需要我刻刻保持警。

士兵我不少,我只少兵的。去做士兵我想你也不原意吧。”老昊大

四十。保得不。

  “校我的演准了四百演部,在我分。”老昊炯炯的

眼神回台下一群一看就知道昨晚肯定鬼混去了的生。看有小差,有

有搭下睡。

  “我分方方,以回方旗或一方人全部亡胜利。”

  “老套,每次都是旗,新意”悄悄向同桌子胜撇嘴。然方

似乎不在

  “以教室中准,左方,右方,你十分确定各自的

。”

  

  

  

  

  

   *&%&¥%……#&&……

  立刻,教室里如了一下吵了起。大家大表自己的意

做。然后大家也听不到在什么。

  所在的校是尚星母指大中部的一家大型公立校。公立校的意

思就是大化教肓,不收。一般平民都是在公立校完成。

  在是尚新53年。世上有永的秘密。尚星3123年。受

的女人在知道真象后了四。出乎所有人的意外斗异常烈,整尚

星超六成。于以女方胜束。墟上生的新的政府自可是好

景不,“真”政府人如果不以女人食都活不10。奇怪的是在

的男女出生比例与之前是好多了可是大到了10000:1的地步。

  男人了事情,想回到以前的代。大部分集合起“主宰”,

自立王并且占了五指大中包括小指的一小半大。但是竟人少,又是

期的寄生生活,斗力本不不怎么。“真”新政府也因大,

也力再。也就保持了分裂的。

  50多年去了,大保持了奇怪的平大的是有了。男人竟人

少要靠女人活,不向“真”社境小模人。在方分

界基本上都成了荒林,成了野生物的,好些昔日繁的大城市都成了

墟。

  在的“真”社。演每能生出男的女子可以得到自然人的地位。

自然人有人的一切益。她生下的女子半自然人。半自然人只能在自愿

的情下被宰或食用或玩。花子就是半自然人。的女同也是半自然人。

有下男的女子身份与物品相,可被宰或食用或玩,要社

生任。

  扯了扯了。

  由于巨大的性比例,一班40人能有10男生算多的了。所在班

有男生7人,是奇。分一定有男生多一人。次老昊的分方法,

正好使与子胜在不同的里。

  十分去了,不出所料,人是老昊定的。方是梅文。

梅文成在班里一直是第一第二,理所然是他了。方虹。梅文做第二的

候第一就是虹。

  “好了,在衣服去操集合。准出”老昊一手。人做

散。

  操上已整整排列了四百演用女兵。年大27左右。一

完全赤裸。左手放在大腿,每人一支演用光。种打在衣服上是一用

也有。直接打在皮上可是穿洞出。右手扶部。托放在地上。

正等候命今。

  她都是社各位退下的,在校受事后被确不合格的。

正好拿新做用。培她的也是校的生。走近了一看,呵,

些女兵已在前胸后背涂上了或色以分。

  衣服,和子胜几同一往操走了。男生是普通是迷彩

服,上也是老套的靴。

  女生就不一了。身吊背心,明穿不了胸衣,也不突,可能里面

有西。背心只到乳下一,小腰都露了出。下面身短,子只到大

腿中部。上也是靴。

  老昊在中,把分。在右,在左。

  “次我一定不你。”虹真的看看梅文。

  “了再吧。”梅文一副有本事就的子。

  “看好你的手下,不要我一活捉了。”

  “哼,看好你哪班手下,了出大家快。”梅文在女同堆里

左看右看。

  “梅文,你要真了我你做主。”里班里千年第三的徐新一直就不服

老是第三。

  “好啊,梅文你要了我也你做主”班里第四是程正好在。

  “哪我呢,”男生叫。女人女人主,也只能是玩玩。做不得的。

  “只要你了,你一主如何?”里有女生提。

  “好。只是是主的都可以。”女生同意。男同不多,能主

也不,以后有主要由政府分配了。很可能直接送屠宰机器屠宰了。

  梅文和虹各自了百人。分向后山左右行去。

  演地在都是密林的后山上。左右各有小山丘,旗子已插在山丘上了。

  梅文百女兵分成二十小每同一小。留下一小做后。

班上共有37人,梅文共有19人,三男生;虹有18人四

男生。

  梅文在旗子附近密林上前后左右各安排一人。再在后面佰米埋伏

二小。

  吩咐上的一定要等到人完全入伏圈才能。后面小一等前面

做始迂回到前面以人后路。前面再伏下一主要是防人旗漏网出去。

另十由他自去人旗子。剩下三做机。

  

  

  

  

  

  

  

  ……

  演始。梅文小并不直向方扑去,采用先偏左再前,并派出

前哨嚓量避人。行到一半看到虹的部。大一百多人,浩大,

直向已方旗而去。明与自己一,一半守,一半旗。梅文大部去

留下一小阻人量拖慢人。

  悄悄躲在上。一不。不久即听到前面起了有女孩子中

的叫。

  他有些。但是一不。多久,少了下。前面林里

出几白晃晃的身子,身子走了。有些胸前一大色料上上不

少的血。微微的乳房上背上一的也沾了不少血。

  出的女兵慢慢多了起。些人仍然有。安的等她入伏

圈。虹也出了,她小心的走向旗子,很奇怪有方人。以方只

是在路上留了些人住自己部都快速旗去了。于是加快速度伸手取下方旗

,身就想走。

  的人差不多都了伏圈。

  早就描准了虹,毫不豫,扣扳机,正正打中虹背上。虹晃了

晃倒在地上不了。直接出局。死是不,一段。接就是差人

就打。描准里的小乳,的小屁股,就打。打在女兵身上哪是一

一洞。血出染一片。

  上往下打最多打屁股,和背。些女兵。腰,角度好的能打中肛。

  左前方上伏的是友成,眼光看了下他。友成向自己比了手

意思他已打掉七。算了算自己也才打五,哼了,描准,啪一,正

中一女兵屁屁眼。女兵“啊”

  一,一捂屁股直接倒下了。

  接上又是一把另一女兵直后背穿到前胸。女兵一圈仰天倒下了。

她乳被打了。胸口上直接一血洞。

  可怜,第一次人。前面几看清打中了哪里,很明就倒下

自己所在的下,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上。

  “哇……”不管一切吐了出。人直接上掉了下。倒在地上了

去。

  了狗熊。

  下被打了手不及,失几女兵后反,各找掩往上

。立有几藏好的被打下。下往上打,上女兵的成了她

的靶子,不象,打中一就掉下一。不用第二。掉下

的女兵都是手往部,血手指里不住往外冒。

  由于居高下,然人少,可是占了不少偏宜,里不好描准。

后面上支援,搞不清楚倒底多少人只得到都是人,最重

要是虹第一就被干掉。

  一群首,了主意不知往哪打。不知往哪跑。

  多久事束。

  方下一看傻了,旗不了。就剩光光的旗杆。想才混

中有同偷偷拿走了旗子。在去追多半是赶不上了。

  子胜一始看虹中就上趴下,接就虹已把旗子扯了下

,就掉在自己身。他偷偷把旗子圈起藏在身上乘人不爬了出去。

  跑出包圈就听到“不。”前面出几胸前涂得料的女兵。

梅文留下的看漏网之的小了他。也怪他心得太早,一出包圈就站

起跑。弄出小的。

  和守家不同,梅文受到了方猛烈的阻。方在旗展激。

人都差不多。

  由上往下打,有地利便,找得方寸步。

  一慢慢醒了,一看事已束。非常密集,

知道梅文旗出了。一看自己小十女兵都在。也不什么,站起

女兵直往而去。

  到了一看,方打得不可交。知道里上去要花不少功夫。立,

人往后面兜去,悄悄到后面。

  眼前士兵注意力都集中在前面的。一撅白白的大屁股趴在哪

不射。八名女兵小伏下,等他到旗旁拿到旗后吸引注意

力好他走旗。

  慢慢的,是身迷彩服好啊,只要不,林里要他有些度。偷偷

的拿到了旗,再偷偷的,往回,爬到一半,一女兵,回看了一眼,

正要口叫。留下的女兵,一正好打中她的胸口。一尖叫叫出

直接扒下。雪白的背上一血洞往外不冒血。

  身其她女兵被她惊,也后面有人。不少人直接。一

不少光直接上去。得他一不。

  不也不是法。自己的人不多。一就自己,管他死就死吧,

象青虫一,叮叮叮往加速爬逃跑。

  爬出多,自己的女兵倒下了六。后面的光一弱。

不管了,已有些距离,腰,更快的往外跑。

  呲,不知道是了他,是流。一打在他。得如的野

狗,也不敢回,更快的往外跑。不知道是心理做用是事,只得每一都

是往自己的,心跳得害。下有多快跑多快。原自己可以跑

么快的。多久,接的方女兵了。于安全了。下一,很男子气的

直接倒一女兵怀里,不了了,抽筋的害。心跳得害,直如要出。

  不倒也有忘怀里拿出旗,叫女兵赶回去。

----------------------------------------------------------------------

  

  

  

  

  

  

  

  第2章

  “真意思”子胜拿筷子敲桌子。“居然被女人抓了。”

  “叫你走路不看的。其你很有机能把旗子回去的。”是吃得很

心。

  “在人了。算了,我再去拿些吃的。死算了。”子胜站起拿

子往中取食而去。

  “吃,你都吃了三了。小心消化不良拉肚子。”一惊呀。

  今天的午餐不。因早上的演,多出了不少的女肉。在“真”并不是

很富有。食物是不能浪。被打死的女兵直接送去房做成了今天的午餐。也

使得全校生好好的食了一美肉。

  食堂正中的取食,大做了七仙女。比不上正宗餐里做的。也已

很不了。

  七女子穿七色不同的“衣服”或坐或站。出各种不同造形。有的拿

花,有的在吹。表情也各不同。直是。

  不是二十分前的事了。一般吃的生后,七仙女早不成

子了。身上穿的“衣服”早被拉得到都是。七美女身上乳房早成了

大洞,地方都是人的焦。

  身上其它地方的肉也被挖得一的。小腹洞,里面是美肉旁放

把勺子。不看起也不多了。七美肉腹的都是不同的。看得出大

花了不少的心思。

  旁桌子上是些烤全女。本窈窕的身体上也早已坑坑哇哇被取走了不少的

肉。很多地方都骨了。小腹一洞,也是不同的美肉。

  “早上是你打的我哪一么”一的音在上起。

  抬一看原是虹。

  “不好意思,哪我出是你”。很不好意思的抓抓。“真是

抱歉。”

  “哪要是知道是我你么?”虹在面坐了下,眼睛直直看他。

  “呵,。竟哪你要拿走我的旗子。”傻瓜。也怪有女

孩子主,人些好逗逗小姑娘心都不。么直。

  “你是第一朝我的人。”虹低了下去。

  “不起,下次,下次我你,好不好,我一定不。”看到虹好象很

不心要哭的子。可怜的情小男生慌了手。

  “我不是怪你。哪你的。”虹更低了。

  “哪是……啊了你吃了?”于有些。

  “有。我一下就在找你。我想……我想……”虹忽然抬起。

得象要滴出水,眼睛里水汪汪的眼看就要滴下。

  “你哭,你想什么,出,我一定你。哭。”不管什么候女人的

眼男人是哪么有效。何是么十几年怎么和女孩子交往的小男生。

  “我想……我想……你做主。”她推椅子到面前盈盈跪下,低下

  手起自己的身份卡。

  “啊,,我,我……”下更加慌手晃。

  “你不要我么?”虹低低的音。

  “不是,不是,是,是,我,哪,哪……你先起”伸手想把虹

扶起。

  “你在做什么?”子胜端的子走了回。

  “不是虹么?子,她要你做主啊,不快快接受。么好的奴,不

收就是白痴。

  “快起,很多人看呢。子胜你合了。不我。”真不

知道要怎么了。

  以前想找女奴,人肯,在直接送上了,是班上一二的人物。

  “,是在演哪一出啊。你在啊,找你好久了。”又一女,的

是梅文。

  “”她也跪在了面前。手上拿的正是她的身份卡。“你接受

我你主。”

  “我要昏了。”下可真傻眼了。

  “我是,是你同班同,你确定要我做主么。”眼看吃的

生越越多。不愿再留下人看笑,机立。而且女生主主而被

据以后估也不有男人要她了。

  “我是真的。”女孩同道。

  好,我接受。拿出自己的身份卡,往女孩手里的身份卡一并。与政府身

份系取机确后,虹和梅文的身份卡粉色成淡色,表示位女孩子就

此成他的私人物品了。

  “起吧”扶起女生。“都吃吧,去拿些西吃吧。”

  “是,主人”人一同离去取食物了。

  “行啊你。”子胜盯看了半天。我怎不知道你有一手。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真是奇怪,倒底是怎么回事。

------------------------------------------------------------------------

  下午是尚。得是尚史。什么意思。都是上的西老基

本上照一次。

  虹和梅文人一左一右坐在。做正真听。眼睛有意意

互相盯方一眼。

  麻。O,已睡了。古不有么。夏日炎炎正好眠。

  “你什么要么做?”梅文看到虹又盯了,小。

  “哪你呢?什么要么做?”虹直接把了回。

  “我爸爸走了。我家要散了。我地方去。是我班一一有奴

的人。我想他我好的。”梅文低下。有些暗然。

  “我爸爸我都。一直是姐姐把我大的。我恨哪些朝三暮四的男人。

跟你一。是我的一一一直有奴的男人。”

  “哼,他在可是有了。”梅文有些怪怪的。好象是吃醋的感吧。吃醋,

好奇怪。在女人有吃醋的力么?

  “他以后有更多的。就我班我就知道好几”虹也得有些酸。

  “是吃醋么?”梅文直接了出。

  “就是吃醋的感啊。”虹了。

  “你嘀嘀咕咕什么呢?好久了。上不要小。”台上老有些火

了。

  女孩吐了吐舌。不再做了。

  其睡。他心里一直在奇怪班上一直男人不假色的女人

怎么忽然一同跑自己主。想了半天不得要。听到她明白了。原

是啊。偷偷看了她的一眼。怕她更害羞。是睡。次倒

是很快睡了。

  被下吵醒的眯了眯眼,跟下的同一同往外走。他有些

急。生是分男女的。只是男生有女人在。女生生是不准男的去

的。

  看一人直直往生而去也不叫自己的虹和梅文有些鄂然。一般

男生都新主的女奴去生喝“圣水”。以确自己主人的身份。不管女

奴是否自愿。

  “我要不要去?”虹的道。

  “我想我去的。”梅文也不知道怎么。

  “他有叫我呢。”

  “果然与不同啊。我想我有跟人。”梅文的。

  “恩”

  一人晃到生,便找了池解放自己的然想起,自己也有奴

了。可以必要陶磁的方便。再看看的男生基本都有不止一女奴

跟。想想把手上西放到她嘴里。真是怪怪的。好的子。算了。哪么

可的女生,自己真有些不忍心她干么蹉的事。

  到教室口,自胜在口堵住了他。

  “呵,她去爽一下,你老男?”

  “你以都象你一哥。”

  “我看你根本就控制不了她。”自胜倒是妒忌小子事就班花

人物直接主。自己得花不少心思才有女生主。

  “的。”年少受不了激。

  “虹,梅文你。”

  “是,主人”同回答。一同站起身走了。

  秒眼睛看自己胜。分明是在“小”。

  “招呼一有什么用。我便叫一也有女生。”

  “好放我去天台,人多。”

  “空,放我有。”自胜身回自己位置上去了,他的女奴在等

他。

  上又很景的了起。

  一手一住了。女奴回到坐位上。

  一回到坐位,感把手收了回。作翻。情小男生。

  女孩是第一次被男人住腰。上早已成猴屁股。也不敢看他。感到

手了回去,松了口气,又有些失望。

  

  

  

  

  

  

  

  第三章

  下午最后一是人体构。一般都是在真人演后就活体解刨的人体

构,哪些在演受的女兵正好可以用做品。校是不浪的。

  老昊把同到。是很大的房,站一排七名手被在

身后赤裸的女兵,中一排排是的台。四周放不少柜子,放不少器

材。

  “好了,每男生自一兵。女生自由分配。”老昊言了。“今天

的目的你自己了解下人体的构和位置。你日后做准。”

  和其它男生走到女兵身,他有些小。正想便拉一搞定,注

意旁一男生忽然使了拌子,一下站不直往女兵身上倒了下去。

  正面的一兵反很快的往前走了一步用身体接住了,使他

倒下去。

  “!”很不好意思,“EN你能和我一去做么?”

  笨蛋很笨的了一句。上也很不好意思,眼睛很快的找到了下拌子的

男生。

  他叫震宁本与他也什么交集,不知道什么要了自己一下。

  不管了一把抓住身女兵的手,就往旁的台走去。虹,梅文自然跟

在了身。另外有四女生走了加入一。都是平常比熟的人了。

  女兵很自然的躺在了台上。

  老昊等同都分配好了,都站在了台上后。在台上始解步

和方法。首先就是台的用法。它是可以形的。平常就是一平平的

台子。在老昊的指下。在台子左一拉跳出架子,右一拉又跳出

架子。正好可以把腿放在架子上,就腿成M字大底露出部。

  然后把手固定在部。再每人拿到一管,里面的麻醉。怕些菜

不,先把女兵麻醉到不能好方便手,高年的就不用了。

  在女兵的配合在下麻都注射了女兵的后脊骨里,一儿,

女兵除了部就哪就不能了。

  拿解剖刀,看老昊的示范,利的女兵的咽喉下一切入,然

后乳向下。子般洁白羊脂般的肌迅速沿切口向翻,露出

淡色的脂肪和色的肉,血也流了出。旁的女生赶用,吸管流出

的血吸。

  切口划到腹部的候,女兵那一立在胸前的乳房失去了支的能力

始向的腋。解剖刀向下,肚,一直剖到了女兵的道。女兵

仍眼晴但是一疼痛的感都有。仍的躺一不。

  解剖刀在女兵小腹的了小洞,根手指插了去,住腹壁向

一分,女兵的前身就打了。那些花花的器呈在人面前,滑的

子甚至甚至溢出了腹壁,而且在蠕。

  打肚子很容易,要找到老昊的哪些哭管可就有些麻了。看眼前花花

的器,不知道如何下手。女兵又被麻醉了也不能指他行。

  不管了,伸手去一掏,也只弄得一。

  是自已比熟悉的地方入手吧。

  “EN是道,的倒梨一的西就是子了,的

了,是卵巢”一一用解剖也取了出。放在旁。自己是很明的麻。

“的是子了。是小是大呢。”

  “腔的是直,然后是大。倒底什么地方成大啊”

  用手,有大便腔出。事先清洗得不。

  用刀腔口切下直,然后卷毛一,不的腹腔里抽出子。卷

起也放在一旁。好啊。

  剩下西就不多了,可以剩下的西也分什么是什么了。

  不管了,在女生助下,一一都取了出,分放好。等再去一一

分好了。

  等腹腔里西都取后透女兵的腹腔已空空的了,但是她活,心

在的跳。

  剩下的使用大刀切了胸腔左的根肋骨,女兵那小巧玲的心就可以

看的清楚了。一不想取了出,他看了下女兵。她眼睛已上

了。微微的眼皮暗示她并有失去神智。

  “我要取下你的心了,有什么要的么?”的在她耳道,然

后把自己的耳朵在她的嘴唇。

  “你真可,我。”女兵的很。她快有力了。“如果可

以的我找到我妹妹。她叫月香。我叫月云。算了,她可能已先而去了。”

  “我的。你”道。

  照本和老昊的提示,解剖刀心周的血管和神切,小巧的心

于胸腔分离出。拿出的心在手上最后微弱的跳,而她的呼

吸心取了出立即止了。月云一直持到了最后的刻。

  然后就是了。先用刀她的脖子上切下放在台上,用用的

卡固定住,露出,使用小天骨,大、小也就在眼前了。

然后一一小心取出。与取下的放在一。

  剩下的就是照的片和老昊的解一一分各不同有器了。

  待生完女兵原本的已不复存在。每台前的大桶,

都盛少女仍然散气的,剩下的躺在台上。

  夕照在天,又是一天去

(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