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原创] 【烈阳逊遥】 (第一章 欲起欲灭,烈阳来袭)

发布日期:2017-01-11  来源:  阅读:加载中

[原创] 【烈阳逊遥】 (第一章 欲起欲灭,烈阳来袭)


[原创]  【烈】 (第一章 欲起欲,烈)

  作者:suifenghanlove     原首18P2P  

***********************************

小序:暇事喜思,每有胡思想便用手机逐一下,如此便有了

故事。修真世界一小人物的喜怒哀事,他不能成仙成圣只欲而安,七情

六欲悲离合中世百般滋味。

***********************************

第一章 欲起欲,烈

  「呵……」子一舒服的呼,一似水蛇般柔的上身,一

美乳在子胸膛前摩擦,修光滑的腿跨坐在子身上,妙手正扶

大的火正要向漉漉的桃花洞口送去……

  子扶此女的腰枝正想看清她的模,但只是模模糊糊,任子

怎么用力瞧也看上清晰。此子身如火,燥耐,他一翻身

在女子身上怒直美穴。女子身子猛然一,下身私收,「哦…」的出

一魂魔音;子被蜜穴包裹,暖暖的密的感下身,身

男的他一下如上云端!

  子俯下身去想要一唇芳,仔看清妙人儿的面容,突然身下女

子私又密了几分,里的肉芽儿如小嘴般揪住他的大不放。丰

的美腿上了他的腰。

  子正异此女何如此化,抬一看,才赤裸裸的玉体上知何

穿上了一件薄如翅的紫色衣,面容也被一方紫巾遮只露出一人魂魄的

美目。洁白的丰身子被透明的紫色覆反而更添惑,中的也半扣半

,一丰乳似要中跳出,此情此景子哪里,急忙手覆上那大白

兔揉捏几下,慢慢的硬挺的乳指出,粉粉嫩嫩可。

  子未得房事之,只身毛孔舒爽,自通立刻挺下身抽

插起,紫衣女子腰枝扭,「哦……哦……」的呻吟;女子蜜穴越

致滑,子手按住一丰乳,下身猛然挺直最深,然后全部拔出,

「哎呦……」女子呻吟音未落子又根入直花心。女子「啊……

」的一叫了出,子更加忍耐不住,全力挺次次直花心,美妙呻

吟女子面罩下出,美目微颦,,秀散落,子的撞秀首

之。

  此子只身上出的舒爽,下身怒更加硬粗大,即又用力几

分加快速度!「嗯…………要怜惜人家……」听到女子子上不放

慢几分,感音好熟悉,好像掌大夫人侍女雪儿又似二叔的小妾媚

,思之子伸手就要去摘下女子面罩。

  「混西!」突然旁一振耳欲的大喝,得子一激些精

失守泄了出。回一瞧,只二叔就站在旁,怒目而;在一瞧面罩摘

下,在自己身下扭的美人儿上正是二叔的小妾么!

  一惊可不得了,子即刻了欲念,惊慌失措的解:「……叔,

,……我不……知道……咋回事啊……」「好啊,你小子不好好修,以下犯

上,奸淫娘,看我不清理!」掌便劈了,掌猛烈,瞬便至

天,子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要命泉了!

  「啊……救命!」一大叫,子猛然惊醒,手胡往旁抓了几下,

拽起几株野草,眼望望四周,「呼……」惊魂未定的子才安下心,

自己躺在后山草地上,四周草片片,山徐徐吹,哪里有凶神煞要自己

的二叔?

  原生了怪而已,什么突然做么怪,奇怪……子坐起身

身子,下身依硬似。「道是走火入魔了?」子赶忙膝而

坐,了几周天本清心辟除欲念的功法才好了少。情形怪异,

自己也想不出所以然,子奈的,看到了落在身的那本破

的子,手翻了几,看上面自己已背的瓜熟的功法,子沉思

起……

  提起破功法就不得不提到子的身世;子小是父所,在逍

派中慢慢大。母在下子后便撒手人圜,而父也是逍派中高手

,据在一次和魔神教的大中故去,那子才月。所以子中

根有于父母清晰的。

  因早,子生下就体弱多病,身子薄,再加上皮又白,哪里有

武修之人的子,倒更像是生。也正是幅弱不禁的子子很

是堪,然跟父修了多年但是幅模,背地里兄妹都叫他病秧子

,小白。

  后子意中在派藏中找到了一本破秘笈,烈霸天。此功

法不提升功力,但增体人气勃,倒正和了子的胃口心修

起。要烈霸天并有什么不妥,最多被父几句出息,也

不造成如今好似走火入魔的情。逍派功法最重修心极少出如此情形。

  子百思不得其解,突然光一,道……得上次去后山父采取

仙芝被一天通身火的小蛇所噬,是昏迷了天,并有其他症,

父看后是九蛇所咬,此蛇毒,不九蛇天生异种,体有极蛇

血异常霸道,一般人被咬早就气身爆体而亡了;不子天生体柔弱

,可能正好得所以是昏迷而已。

  件事就去了,如今般情形道和那九蛇有?父也啊

,道去父自己中淫娘?那不被死才怪!又胡思想一子

也想不出所以然,下身高昂的也平下,把秘笈收好便下山往住

所行去。

  逍派然不,放眼天下也就是三流派,不好歹也承了上

千年,据年山祖逍子功力天下一二的,几乎要步入修真,那

的逍派限光;可后任掌都很平庸,的派衰落不复前了。

可竟是千年派,所在地自然是人仙境,一座巨山直云霄,方百里被一

座座翠的小山,山云,走在山小道恍若仙境。此正值秋分,

山吹也爽,子小就看管了美景自然甚惊奇,只低走路想

烈霸天到底怎么方妥。

  走了一便看到前面霍然,一大的平地展眼前,几十屋子座落

。里只是山腰,一般弟子住在里,山更,掌直系都住在

山。逍派有一奇景曰子母山,要想到山必山腰入一山洞,穿山

洞有一接山的虹,了此才能上峰。

  子慢慢向前走去,突然啦一,感撞上了什么西的,抬

一看一可的小丫正坐在地上看自己,小眉成了一,小手在

揉肩膀,地上散落一地材。「哦,雪儿啊,不起,不起,只低想

事了看到你……撞疼你吧?」子慌慌地道。「你呆子,走路

也不看,怎么不疼,不疼我揉它做什么?哼!」小丫小嘴一嚼偏去不

在理子。

  子更慌了,「啊?到哪了?快快我看看,都怪我……」便蹲

下去拿雪儿的小手要他揉揉,慕雪儿被他抓住了手通,忙打

子自己揉的手,「嘻嘻,呆子,事啦,逗你玩得,我可是跟掌夫人

功法的,哪有那么柔弱?」亮亮自己的小拳。「呵……」子

被的口言干笑起。

  拉起了慕雪儿,子又把地上散落的材重新收起。一大口袋

,看看慕雪儿瘦弱的身体,不禁到:「干嘛拿么重的西?一女孩家不

少拿么,找房兄拿不就得了得自己跑一趟。」不由慕雪儿反

便背起了材,「走吧,我你送去。」慕雪儿看子真的子,大大

的眼睛了几下,抿嘴一笑:「啦!」

  人并排走在山小路上,一吹,吹起了慕雪儿后的青,束

的粉色子也皮的;看到子盯看自己,慕雪儿小一,道:「

子哥哥,才低想什么呢?也不看路。」「哦……啥,功有,自

己胡思想呢……」子赶忙回答到。「哦……」山只有人的

步,一。

  子默默的走,不禁想起了慕雪儿的身世:和自己一,慕雪儿也是

孤儿,是掌夫人路的,据那几乎快气了,也是掌了一番功夫

才留得一命。掌夫人看她可怜,和自己又投便就下做了侍女。衣食

,可竟身份低了些。因和子一都是孤儿,人年相仿,慕雪儿小

子十七,小就是玩伴,所以子平很是照人怜的女

孩。

  「掌娘你好么?」「嗯……」「以后不要一次拿么多西了,有

事就找我你拿就行了。」「嗯,知道了……」便走到了逍派子母

山的入口山洞,山洞十丈,高三丈有余,很是。洞壁高嵌了十

夜明珠,洞稍稍明亮能看的清路。走了几步子感到慕雪儿越靠越近走的

也慢了,就知道丫又害怕了,以前人也走里,每次慕雪儿都得拉

子的手才能安心通。子拉慕雪儿的小手,大手牢牢的抓她的小手

她往前面走去。

  就在,子体突然一燥丹田火下身也有了反,子暗叫

不妙,道自己又要走火入魔?慕雪儿又在身,子生怕到她,即深吸

一口气,默念清心把股邪火生生下去。

  好不容易走出山洞,前方大亮山之一座如月牙儿般的拱架在座

巨峰之,下云漫恍如仙境,正是逍派有名的拱。出了山洞子

忙松慕雪儿的小手就要坐下息,可一松手那股莫名邪火就影了。

子丈二和尚摸不奇怪异常。旁被子甩小手的慕雪儿神情不

的要口,看到子憋了,弓身子要蹲不蹲的子甚是奇怪。切地

道:「子哥哥你怎么了?」子也被搞得莫名其妙,忙直起身子尬的

到:「哦,事事,肚子有疼……」心的揉揉肚子。「唉?又不

疼了,揉下好了,嘿……呵呵……」看到慕雪儿在好奇的大眼睛望自

己,子赶忙向虹走去,慕雪儿也只能他上了虹。

  子心中仔思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事如此蹊肯定有什么重要

自己疏忽了,什么自己碰到慕雪儿就生此异相?如今只有再一次了。想到

子站住步,向虹走去,走在后面的慕雪儿看到子停下身子,也跟

了。

  「些日子修的好久了里了,得小候我常里看日落

的。」「咳……美景需美人伴,美不美要看和什么人看了,呵呵。」慕雪儿小

蛋了一下,嗔道:「子哥哥道真了性了,逗人家心,那我…

…」音未落就得小手被子抓住了,子本就不善扯干脆直入主

比好,慕雪儿了下拜托,便埋下了扭扭捏捏地盯自己的秀鞋看;

趁回功夫子收心神感受,只那燥感又狂涌了上,之先前更

加猛烈,丹田,好似全身出气直撞!只是片刻之子目

已微口干舌燥。

  慕雪儿正心中慌得子握住她的手越越,突然自己的就被有

力的臂膀入怀中,慕雪儿已被子抱住,然人小就是玩伴可自

懂事哪有如此肌相,只男性火的身似散魅力,慕雪儿心儿如小

鹿撞忐忑不安,面如桃,心想自己和子也算青梅竹人身世又相似,

自己也很喜文文弱弱自己的少年,想今日子哥哥抱了自己也算是

向自己表白了吧,小手也羞的抱住了子的腰。慕雪儿享受甜蜜刻,

哪想子早已被九霸道之气的神智失,只想与女子交泰中和气!

  子一大手以爬上了慕雪儿的臀部揉捏起,慕雪儿早就羞的面

通只能在子怀里不敢。慕雪儿心跳的如小鹿撞,那作的大

手臀部移到了圣女峰上一下扣住!几下捏慢揉慕雪儿身早柔若骨了

。而子更是被名欲火的神志都有些模糊,手在慕雪儿身上游走,若不

是衣繁早已身片了。

  二人都是互相慕又初中滋味,男女之那种甜蜜幸福滋味人早已

快的欲仙。慕雪儿早已不在抗拒抱住子,而子更是右手臀

左手揉胸,噙住慕雪儿的小口吸吮香津。

  「大兄,此次派恐怕者不善吧?如此大的排在盛气凌人啊!」

「唉……」一后只剩下了步。音慕雪儿得身一震,光

天化日如此般和子哥哥我我,同撞不羞煞人也!「子哥哥!

」慕雪儿扎子目通似有迷离之意,正奇怪听步越

越近,急之下全身一下震了子。

  人一分离子身焚人欲火如潮水般褪去,丹田四的真

气也逐平复下。看慕雪儿正小通奇怪地望自己,子大感尬正

要解,那子母山洞口出人朝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