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原创] 【校园浪荡史】[第93章 艳女军团(四)淫女浪荡](纯色H

发布日期:2017-01-11  来源:  阅读:加载中

[原创] 【校园浪荡史】[第93章 艳女军团(四)淫女浪荡](纯色H


【校浪史】[第93章 女(四)淫女浪](色H文)[12695字更新]

作者:方神起(cwm78)

更新:2012-01-01

        第九十三章 女(四)淫女浪

  上一章里道:冰火琴在任天身上使出的冰火重天招式,在服的

程中,冰火琴而水而冰水,最后冰水与水一道使用之下,不但有

到她自己想的效果,反而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盯自己眉梢之上的指天大具,冰火琴左瞧瞧右看看,她在看不出根

巨物有什么异,它依跟才那雄心勃勃在自己前昴起,大比的

黑亮,蘑菇的如地,形黑大像似一勾

子般的立在,它虎眈眈的盯自己,那雄姿勃勃棒身直向上,青筋在棒

身的沿上暴突,充血的青筋交鼓鼓的于棒身上相的恐怖,粗如

手臂的褐色体形向外延伸挺在腿的倒人。粗如臂,硬如磐石,

如面杖,特是那黑亮的大更是像一只大蛋,不是是大一弟

有的物,是一根佳于成年人的巨物,比大B 在粗上几分硬几分

的大物。

  望一根指天的大物,冰火琴因自己老是含水与冰火,不是用嘴

皮子的棒身就是用小滑舌挑逗,如此一二去,性感的嘴唇

早已被水与冰水弄得失去了知,才有些性趣的身体慢慢向冷的情靠

近,的小屄早已成了干涸的河流。孰不知,此的任天位好色的大弟

要用他的大巴捅自己的小屄,可如何是好?他戳嘛,他那粗硬挺的大

巴一定干裂自己的小屄的,如果在平,自己的嘴巴有麻痹小屄的

情下,他戳一下就是二下三下也不成,可在……;如果不他肏嘛,

那自己的次任就怕是以失告,那最后的果里就有自己的功,以后

在姐妹里有什么威信可呢,左右之,她很是希望此有姐妹自

上解自己的一之困。

  好在里,坐在沙上的淫女站出了,她到自己的姐妹正是退

之,言而又止,上的表情极不正常,再听到大一的小弟在可

的,竟然要用他的大巴抽打自己姐妹的小,可是欺人太甚了我

姐妹人呀,那自己再不出待何,即可阿琴解困也自己姐妹威,看

他以后敢不敢在我面前如此的,我一定要弄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淫

女在心里恨恨地想。

  管她出于冰火琴解困之威出,可她于自己的身体需要

在是太清楚了,出面姐妹可以是她的一借口了,她自己心里正受得要

命,像屄里不的翻起伏淫水浪汁,有那千只在心坎上爬咬啃

的痒耐,有自己口干舌燥的不吞咽口腔唾液,一切一切都是因看

了一眼大一弟的指天大物才感而生的,一米外一指天大物突然大一

弟的牛仔里蹦了出,地了她一跳,是一根她目不忘的大

巴,是一根她始迷不已的大巴,是一根她想据已有的大巴,

粗的棒身,直的立,雄的体形,大的,裂的渠和那一跳一

的皮模,都深深的刺了她的眼球里海中久久之不去,特是那黑

亮的大,就像一非洲眼蛇王挺大的三角孢,正虎眈眈地看

它的物,它渠里出的气足以自己昏迷自己沉不已。

  自一刻起,淫女的美眸再也有任天那根粗的具上离,不

管它入冰火琴的口腔里是在冰火琴的玉手里,淫女一刻都不的盯住

根自己迷自己一情的大物。每一次根巨物姐妹的口腔里出

,它都是一身的淋淋油光,大比的更是黑得亮,那

亮的上折射的光足以上自己不眼,一一跳的大更是它

的渠里出的气息,正‘呼呼’地吹史前例的刮得自己分不清

南西北,更分辨不出眼前的天地与山湖,唯有在它的棒身之下延喘生存,唯有在

它的指天向上的下唯命是。

  每一次淫女都清楚地瞧冰火琴那小滑舌在上的滑景象,更是

清楚地看姐妹的小嘴皮子的住那粗粗的棒身,淫女都在想像那小

滑舌是自己口腔里的那一,那的嘴皮子也是自己的嘴皮子,每一次的

舔弄每一次的吮吸每一次的弄,淫女都感到自己的性感唇,自己滑得不能

再滑的小舌,些些作都是自己与根大巴肉与肉的密接触。每一次

舔弄都能自己心花怒放,欲浪限,特是看到姐妹那喉里插根巨物,

就像插在自己的喉里心上,爽得自己春心,淫情大。大巴的每一下

串都能清清楚楚地感到自己的在跳,感到自己的屄火在燃,更感

到它那的火苗在自己的心坎上燃,得自己情愿它粉身碎骨。

  越越了,淫女感到自己的身体越越空,越越痒耐,敏感

的身需要最硬最最粗的火棍拌,去充去暖去去呵。不行了,有

一股黏黏的液体那里流出了,我得找粗粗的大巴塞去才行呀,不

然,有上就尿子在姐妹的眼里以后怎么做人呀,快,快我上的机

吧,淫女一盯那根根一急的想。于,机了,于是,有了淫

女出的一幕。

  「嘻嘻,姐呀,弟有一要求……」

  「哦,什么要求?听一听……」

  「你身上的部位能不能一次性三呀,我好想全一一干遍你的身体……」

  「咯咯,小弟哦,你好心哦,要姐姐的三西你服呀……嗯,

吧,姐姐今晚心,你看是什么部位,可能姐姐同意你的要求也不

定哦……」一的住腿那敏感的部位一侃地。

  「噢耶!嗯,你的大奶子和你的小浪屄有你的肚眼……」

  「你……小弟,你真哦,肚眼能屄肏使?操嘴巴吧,姐

姐把小嘴巴你使,怎么呀?」

  「我想一想……」

  「你……」淫女不屄里正痒得慌的受,气地瞪了一眼沙上的男生

。什么人?前后上下三肉洞不你玩,老想人家的肚眼干嘛呀?真

是的,如果不是看到你有么根大巴,我得理你呢,淫女心里想。

  「嗯,吧,肚眼是不可能屄肏了,你看吧,把你最滑最嫩的部

位拿出服侍服侍我吧……」任天洋洋地坐在沙上盯淫女全身上下看

了一遍坏坏地。

  「嗯,早就跟你啦,一切听姐姐的就好,姐姐你快得起的……」

淫女看了一眼沙上的男生后定格在他的腿媚地。

  「呵呵,那不快……弟的大巴都硬得受了……」

  「好啦,真是下身指大的男生哦……」淫女任天的面一优雅

地她的小,一不的抬媚眼沙上的男生。色的小

在黑网的美腿上褪了下,美白如霜的臀部上穿一丁字小,

的穿在腿。

  「呵呵,不,蕾丁字,真性感,姐,你一圈我看一看……」盯

蕾丁字的花色沿任天看到雪白如玉的肌,有那人沉醉的凹深

,小小的丁字裹得雪白如玉的大腿儿俏美,一花黑网正

在她的美白腿之上,人一种似迷离的感好生性感美。

  「咯咯……怎么?姐姐的腿儿?」淫女了圈后盯那眼睛

如牛眼一般的好色男生侃地。

  「嗯,,太修了,直修……」吞了吞嘴里的口水,任天大

大的牛眼婪地。

  「咯咯……那姐姐的腿儿好看?」沙上的好色男生么感到意,

她又在自己的腿儿了几下抬媚侃地。

  「,太好看了,修的美腿加上黑网,是手呀,太好看了,

黑里透白,白里黑,是一流的美腿……」上到下得了美女姐的

腿,任天吞了吞嘴里的口水情不自禁地道。

  「咯咯……算你啦……有里呢?」不知几,淫女已把她的皮革乳衣

下,一雪白的乳房正如兔一般的在她的酥胸上呈,粒的果

就如小白兔上的那鼻子一般,可人。

  「啊……太……太好看了……奶子是极品呀,么白么挺,加上的

奶就象一成熟的草莓呀……受不了……快……快……,弟吮几口

先……」一抬就看到姐胸一丰腴玉乳,它少了乳罩的束之后在大美

女姐的酥胸之下一一栗的跳,那色的小儿正在粉色的乳里

挺而立,地人喜。

  「咯咯,真是好色的弟呀,一看到姐姐的奶子就忘大巴的需要了?」

盯一根巨物像天大一般的立于天地之,她就有一种身体渴的需

要。

  「的,我只吮口后就你吮……吧,我六九式……」盯

大美女姐那腿的美景尤物,任天也感到自己喉干渴起,他需要一

种黏稠的液体解渴喉。

  「啊……六……六九式?,小弟,你的花真多呀……」淫女一听到

沙上的小弟么一,眼就放光起,她喜地羞起。

  「怎么?不喜六九式?」

  「啊……喜……喜,姐姐不喜了……吧……」

  「嗯,我躺在沙上,你趴在我的身上,,你把儿向我的大巴,你

把屁股抬高一儿,好弟好好的玩一玩你的奶子与小屄,,姐就是

姐呀,一就做,做得真好……」任天躺下后不久淫女也天喜地地趴在

男生的身上照他的做了起。

  不一儿,在沙上,一俊男美女玩起了家家的游。只淫女趴

在任天的身上,自己的臀屁股在任天的上高高地抬起,而柳腰腹

之上的部分全都的在他的身上,姿好根指天的大巴立在自

己的嘴上,只是自己螓首一低嘴儿一就能把根散限魅力的大巴含

入嘴里了。而任天是躺在美女的身上,他一眼就能清楚地看到美臀

屁股里的美景,此有一丁字小身,不只要用手一拉或是把腿

的一指白往腿根部一拉,自己就能品到大美女极品嫩屄里的玉

液。

  「小弟,姐姐要忍不住了,姐姐先了……」用五根玉指的在棒

身上盈握住,盯根大比的尖端,淫女感到渠里散出

的气真的跟毒蛇它的毒液一般,得自己火燎心,恨不得立就把根

自己迷的大家伙吃嘴里,看它敢不敢如此的撩自己。

  「嗯,那你吃吧,吃得弟巴不舒服那你就得打屁哦……」盯丁字

任天不忘心中的想法。

  「小,姐姐你吃巴嫌三嫌四……」

  「怎么?你不想吃是吧,我不想吃就她吧……」用手指了指坐在地板上

的冰火琴。

  「啊……你休想。打就打,只怕你到爽得上天了,那有不舒服的道理……」

  「那好,你吃吧……我也要玩一玩你的小屄儿,真是淫得出奇呀,小

都透了,是不是早就想弟的大巴了?么的小呀,都能出水

了……」

  「啊…………出……太羞人了……」正想嘴含住根指天的大

巴,一听到身上的弟如此羞得她耳赤起。

  「嗯,阿,你……」坐在柚木地板上的冰火琴好与淫女面面,到

淫女么性急地与大一弟交,一解了自己的困境,可是自己的

姐妹代替自己出,她心里真有些不是滋味。

  「怎么了?阿琴……」抬看了看离自己不到一米的姐妹,淫女地

  「你……」

  「傻呀,我是姐妹工,不是外了?」

  「真的……才我差一……」

  「嗯……事儿,我也想一大巴的滋味如何的,所以我才……」淫

女等冰火琴完,她就做了一‘’手把玉指放在唇上然后。

  「嗯,我姐妹接力打他……」

  「呵呵,是然啦……我姐妹接力他爽得上天吧……爽得一子都

忘不了夜的流……」

  「嗯……」冰火琴与淫女四目相,眼神意地。

  「好啦,在就我先上,你就在一旁看吧……」

  「嗯……」盯淫女的自信眼神,冰火琴玉首了道。

  「喂,你什么呢?姐,你怎么有始呀?快含吧……」

  「嗯,就吃行了吧……」淫女儿媚地回了一白眼喃喃道。

其于淫女,眼皮底下的一根粗物,何不是自己的心呢?

只不要回姐妹的她才拖延到在。媚的白了一眼身下的男生后,淫女

儿再也有看一眼冰火琴,而是玉手握住弟腿的物,向

根的肉根底下儿,然后就是靠近自己的小嘴唇。

  儿越是靠近淫女越是能感到根巨物的气,眼到近地瞰

弟腿的巨根,先是二尺外望一根天的粗物,之后下降到

一尺距离地看一根黑蛋的粗巴,后到了八寸的上空,淫女美

眸如眼眶含春般地盯根老向上挺指的天大,它杠直,粗而直

向上,皮青筋外露暴戾,看天大了雨的洗才如此

的茁成,快要爆突而出的青筋就是最好的明,有那些厚稠密的毛

就像一老根,有那倒佳在根底下的奇异果,更是受

吹雨打的毅力;性感唇越离越近,离形的黑色通亮的大

蛋只有一指高的位置了,淫女的挺立的鼻尖于可以触到巨形蛋蛋的表皮

了,一股烈的男人味巨形的蛋蛋渠里散了出,直淫女的鼻腔里,

得她秀眉眼起,可她的喉和味神里全是一片的景象

:呀,男人的味道真是极品呀,真好,么烈么的臊味儿,直就是

女生的最呀,我要多一多吃一,种烈的男人味可以通筋骨疏活血,

此乃味儿是女生止痛消除不适的良品,我要好好的上一。了

烈的男人气味后,淫女的眉梢和的美眸始抖地放松,秀

气的玉鼻不婪地黑蛋里散出的气味,就她的美眸也不放

根极品具,上到下,左到右,前到后地一一瞧慢看了起。

  「嗯,不,棒身直而修,腰身粗如,身立天地之,比

蛋,渠深如海洋,威,虎虎生威,嗯,洒一抹抹烈的气体,

果真是一根千年修行的好家伙……」盯手中根粗的大巴,淫女自

了起。

  「嗨呀,姐,你什么呢?有大巴你就快吃,在里吟作以

的听呀,如果你再不含我的大巴,我就不你吃了……」任天故作不

耐的子。任天感到自己的大肉棒硬得有些受,竟三天禁欲可不是一

件好玩的事,再加上了五位勾魂美女的惑,在又被大二系花不是吮吸

就是摸,欲火早就撩起了,恨不得找肉洞一或是一小嘴儿含

一含也好。在根硬得不能再硬的大巴被美女姐的握在手里不但有

行,她老在那里不是呀就是一些不的,真是气死自己了。了

她快地吃住自己的大巴只好一她了,任天在心里想了想。

  「啊……是……是……姐姐上就把它含嘴里去……」一听到大一的弟

要把手中的物拿走,得她粉色,急地回儿任天媚眼地

嗔。

  「嗯,那快吧,不然……哼哼……你知道弄得弟不高就要有的…

…」

  「啊,人家不要啦……姐姐弄得弟你很心很爽的……」半半媚

地出嗲嗲的气息,淫女玉手握任天棵天大媚的。

  「好,那就看你的表演了……快吧……」

  「嗯……」淫女媚地了一下后就向棵大近自己的唇,先是

朱唇一嘬在任天根指天的大巴上的吻了一下,然后就是伸出自己的

小滑舌出,先是如蜻蜓水般地在亮的尖端上了一下,感

根天大好舌,特是巨形蛋上更是得直冒瘴气,哄得自己的

性感唇火火,就象在蒸高桑拿一般,微的汗水始上了出

。之后就是用自己的小滑舌在天大上一圈后就回桃小嘴,所

留下的就是在黑通亮的大上留下一道瀌瀌的舌痕,一道亮又淫霏

的色。

  「啊……舒服……真舒坦……女人的舌天生就是大巴的克星呀,只要

的一舔一弄,都能爽得上天……啊……真舒服……」在淫女的小滑舌在自己

的上一嘬一舔二弄就爽得全身舒服,才爆的大被美女的舌一

心儿就爽得舒坦,任天正想拔一指的丁字,的快

感直叫他呻吟起。

  「嘻嘻,有更爽的事在后呢……你就放的高歌呻吟吧……」听到身下

的小弟种高亢的呻吟,淫女像似得到鼓般的言,她地回儿

望了望任天妖邪地坏笑。

  「啊……好吧,吧,我像魔鬼一般的高亢呼吧……」

  「嗯……了……蛇吞天下……」淫女一完就自己的性感小嘴巴,

一口把根巨全含在嘴巴里,一始只是含大半儿,她的努力延

伸的嘴皮,不一儿,任天的大全吃口腔里,然后就是的住自

己的嘴皮子,的合住桃小嘴巴。

  「啊……好舒服……喔……含得真呀……真舒坦……噢……」任天的大

被性感的桃小嘴巴的裹住不但有感到受,反而在心坎上升起一

束的快感,就象一人尿憋得快要崩之,突然找到了洗手而一泄

快的感,任天在就有种感,爽得他像魔鬼般亢地叫起。

  「咯咯,有始呢,就叫得么?好,姐姐你更更浪一些吧……

蛇吞天下……」淫女一含大的一用自己的舌在尖端四周

,小滑舌真如蛇般地行到在四面周,先是如般的在廓

里俳徊,借自己滑的舌肉在敏感的前后左右,然后又像水蛭在大

渠里行,一一一触的在任天的渠里深探舔,像似要把最

里面的精探出似的,一刻也不放松的渠行深海探索,直弄得任天

哆嗦,里出大量的晶水液。

  「啊……真……真爽呀……喔……姐的舌真利害……么的儿它也

能舔到,噢……好舒服……啊……喔……舔到底了……啊……好舒服好爽呀…

…喔……」任天一拔一指的丁字小一被胯大肉棒的快

感弄得全身舒,爽得直咧嘴呻吟。

  粗粗的手指慢慢的把一指的丁字拔腿至到了大腿根部,淫女的

腿的美景一下子就落在任天的只好色的大眼中,只大美女姐的片

唇肉微微分,片粉色肉唇褶相的漂亮,修得相精巧的倒三角的

稀疏毛,她的在白嫩的肌之上,片粉色的唇肉上部的靠在

一起,合在她之上的是一粒的蒂,她正的挺立在片唇肉之上,

被她的在中就像一位怕受的美人儿,看得人怜惜喜不己。

片粉色唇肉下部是敞,就像似小口好里面的黏稠蛋清液体

流出,部份打了的粉肉,把片肥沃的霏色土地浸淫得嫩,相

地人恨不得立在此天辟地地种植起。

  「,真呀,嫩嫩的,有水儿里面流出,真好看呀……」用

指粗糙的手指儿摸上片有加的粉色唇然后就是左右地微地扳,

片挨在一起的霏色唇肉一下子就左右分,中一道嫣暴露

出,水嫩的肌肉,嫣的花瓣,的色,有那在小洞儿一的

小唇,她在淫水的浸染之下,更得媚弄,嫩比。一黏稠得清如

蛋白的液体的淫女的小屄洞里流了出,所之地竟把嫩的肌浸

淫得通亮透光,相的惑迷人,看得任天眼目不暇接在盯小如花生

米大小的水洞儿瞧完,致起竟然伸出自己的只粗粗手指慢慢的向

嫩水洞摸去探悉。

  「啊…………伸手指去……喔……好呀……呀…………呀

……喔……呼,死小屄了……啊…………噢……叫你……你怎么使

坏呀……喔……了……坏里面的……噢……不行了……得姐姐小屄好

痒呀……啊……真……真是皮的弟呀……喔……了……再了……噢

……啊……打人家的屁股呀……喔……疼呀……啊……又好爽呀……真是太坏

了……么法……啊……」淫女吐出大肉棒昴起大呻吟,她美眸微

腮,浸汗鼻梁冒水,后背的稍尾都浸泡在汗珠里,她全身上下

始泛起,特与臀。腮是情的,臀是被任天的另一只大手

不的拍打成印子,就像在雪白的臀上了几束霏的花朵。

  淫女感到自己的屄里塞了根手指,先是慢而然后就是有奏

的抽,最后就是快速的拔插,每一下都自己酥心大,痒越。她

法再安地身下的弟作口活了,因弟那根粗糙的手指儿老在自己的

蜜道里抽,手指粗糙的表皮老是在自己嫩滑的肌道里磨擦,他使坏的手指

在自己的腔道里曲旋,特是在蜜道里的五、六公分上旋抽,老是

在蜜道的六公分左右的地方划弄,特是在自己凸起的滑滑嫩肉部位上猛狂

抽,弄得自己如高潮一般的,子里生大量的蛋白液体,量多得在

壁四周淫汁浪涌翻了起,的潮汐老在四周,蜜道左右,花心上下

地拍打潮,弄得自己一子一子麻有一子空白,真是爽得差一

叫他爸叫他了。

  万事都是有因才有果。淫女之所以么么容易情,全都是任天

指天的大巴所害的。如果你知道淫女酷男生的大家伙那任天的天

大迷就不感到意外了,使她今天是有目的性而的,可她在心里

粗大家伙的毫不。一情二瞧心,自然而然,任天的大

巴就成了她的性趣之源了,先是足自己的性趣再行使他的,是每一

欲女千古不的的行步,自然,淫女也不例外。

  有了极品美屄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后,任天再有感到胯受的同,

就始在美女腿加大玩弄美屄的力度,先是在屄里左弄三圈,然后就是向

右弄五圈,其后又是根手指上下挑逗,食指向上挑弄中指就向下奏,

如此反复的挑弄直玩得大美女姐呻吟不,小屄直冒水,有大美女

姐那黑网的美腿想收被任天的另一只大手住,想放又障

于在沙上打的范有限,之性感的黑网美腿合收,恰是有

趣。

  任天的指功然不止一,他的根粗指不是在洞屄里伸展就是在水洞

里曲,每化一次他都在根手指儿不是深插就是抽,不是左挺一挺就

是右一,要不就是在淫女的G 上琴演奏,就是在女生最敏感的部

位上猛狂按,直弄得趴在他身上的淫女吟大起,吐气,霏,汗

流背起。

  抽出手指儿,任天大大的好色牛眼睛盯淫女腿的春光美景,

她趴在任天的身上起自己的美臀,并把自己黑网的修美腿

起叉得的,在她美臀上一褐色的菊花正因淫女喘粗气而有奏地收

,一朵褐色的菊花在雪白大的美臀里一一收,就像孔雀屏般地展

她的美,褐色的菊花正散落出一种淫霏的,看得任天就像玩玩具一

般心地起;菊花之下是一道淋淋的溪小河,那里早已是淫水漫淹浪

花涌涌,一道又一道的蛋白以的液体片的小洞里流淌下,

渠而淌,片粉色的唇肉也因充血而得晶透色,被淫水打的唇肉

和粗指拉得的作,使得唇肉上的褶拉得平平滑滑的,就像一般正展翅的

蝴蝶羽翼一般人迷的景;大唇之下是一得不能再的小唇,

它正在小小水洞前,因只粗手指拉崩的原因所致,嫩的肉肌也

敞迎客,它在洞口栗而有奏地栗,在被浪水浸淫的嫩肌肉

上得晶剔透,就像一水晶花一般的在水洞前,具惑迷人,嫩的

花瓣晶体通色,人不舍得去破坏它的美它的。

  么一晶剔透,嫩的大小唇,任天越看心里越干渴,老

是吞口水也法心中的渴,到大美女腿那涌涌而出的玉液,

任天他好色的大嘴巴伸出大大的舌,慢慢地靠向清泉透的洞穴,

大舌越短的空到了片富的土地上,先是在片的花瓣上舔弄

吮吸,然后到片嫩的花蕊上啃咬慢舔,之在片肥沃的土地里,任天

的大舌上舔高高挺立的蒂小豆豆,下吮片充血得肥厚的大唇,最后就

是在水洞前啃咬嫩的花蕊和猛吸狂吞洞里流出的花蜜,一口一吮一吸一

咬一啃,在片的花里大口大口地吞咽起。

  「啊……好人的大舌呀……喔……真是得心坎都了……啊……太

太人了……噢……不行了……再舔人家的洞洞了……啊……要……要被大舌

弄溶化掉了……啊……太……太了……喔……真是坏极了……根舌太利

害了……怎么么能舔呀……啊……不行了……再舔人家的小穴了……啊……

要被弄死掉了……喔……太利害了……老往人家的洞里……啊……再么

人家的小洞洞了……啊……啃呀……喔……咬人家的肉肉呀……喔……太酥

太麻了……不行了……要被痒死了……啊……停……不……停下呀……啊……

好痒呀……整人都要被痒死掉了……啊……太能舔了……那里太痒了……啊…

…停下呀……噢……不行了……痒死姐姐了……啊……」淫女早已吐出任天

的大巴放地呻吟,她昴抬首柳眉咬牙根,耐体的痒与空

在是太烈了,她不由得不性感的小嘴巴放大喊大叫起。

  被任天的大舌不是蒂就是啃自己的唇肉,不是舔弄小洞

穴就是咬花蕾,有用他的大舌往自己的小洞洞里,得自己的小洞

洞酥痒耐,特是子里正一一得自己痒,好像有千只

在咬万只蜜蜂在叮,痒得自己一一栗直生出大量的淫汁浪液,每一次

子的收而像浪涌一般拍打自己嫩的壁,即是爽又是酥更是痒得

,恨不得上插入一粗的大巴止止痒填填空的耐。

  「啊……不行了……不行了……太痒了……快……快我……快姐姐你的

大……啊……再舔了,……操姐姐的小浪穴吧……啊……好痒好酥好

麻呀……不行了……整人都是痒耐呀……啊……快吧……快干姐姐…

…啊……太痒了……全身空空得狠……喔……用大舌了……用……用你的大

巴干吧……狠狠地干……啊……快……快吧……姐姐要……哦……不行了

……忍不住了……啊……」

  「呵呵,姐,你忍不住什么呀?你要清楚,不然弟不知你什么……」

  「啊……不行了……快姐姐吧……啊……姐姐的心坎痒得快不住了……

快……快姐姐大巴吧……啊……」

  「呵呵,姐,你要清楚呀,要大巴呀……要大巴干嘛,你

得清楚才行呀……」

  「啊……真是气死人了……你……你在玩姐姐?」

  「呵呵,你不清楚弟怎么你呀,你干什么呀?」

  「啊……舔了……叫你舔了……喔……你怎么不叫呀……啊……好痒呀

……小穴里好痒呀……快……快……快用你的大巴姐姐止止痒吧……啊…

…舔了……再舔的姐姐死掉的……啊……」

  「那你是不是要死掉也不肯清楚呀,不清楚弟就要玩得姐你痒死也

不管哦……」

  「啊……真是皮的弟呀……候玩姐姐呀……啊……痒呀,

舔了……痒死姐姐了……喔……太痒太酥太麻了……噢……舔弄姐姐的小

穴穴了……要弄坏掉了……啊……」

  「哦,那你得清楚呀,你叫弟不舔你的小穴穴,那你要弟干嘛?有

一些事弟做一做呀……」

  「啊……受不了了……姐姐……姐姐……好弟,好弟弟,快用你的大

巴戳一戳姐姐的小浪穴吧……喔……姐姐的小浪屄在上太痒了……想要吃

弟弟的大巴……吧……快肏姐的小嫩屄吧……噢……」

  「不行,你不能叫我弟弟,年我比你大,你得叫哥哥,或是叫大巴爸

爸也行……」

  「啊…………怎么行呀?我可是你的姐呀……啊……弄了……要弄

死姐姐了……啊……痒呀……喔……」

  「呵呵,你可以不叫,不等一下你痒死了或是受死了可是怨弟有事

先清楚哦……」

  「啊……太坏了……太皮了……啊……舔了……喔……好痒呀……啊…

…要被舔死掉了……喔……好痒好酥好麻呀……不行了……整身体空空的……

啊……太痒了……痒得心坎都要碎掉了……啊……」

  「那你不快叫哥哥,爸爸呀,不然……哼哼……痒死人的哦……」

  「啊……姐姐叫……受不了了……姐姐就叫……哥哥……快……快用你

的大巴插妹妹的小浪屄吧……啊……不行了……好痒呀……啊……爸爸…

…快吧……女儿的小屄需要爸爸的大巴……吧……啊……快插你的女

儿吧……啊……哥哥呀……快用你的大巴干你的妹妹吧……啊……快……

插里……插妹妹的小屄……」

  「呵呵……好……果然是淫得姐呀……好……弟就你大巴止

止痒…………趴起跪在沙上,自己掉小……,就是你拜祖先那

的跪在沙上,起你的大屁股,……就是……哈哈,真是听的好色

姐呀……么羞的姿,就是等弟的大巴……」

  「啊……是……我是淫的女生……喔……我是淫的女人……快吧……

快用你的大巴插姐的小浪穴吧……喔……我是弟的小女……啊……爸

爸……快用你的大巴干女儿的小浪穴吧……啊……女儿在哥哥在爸爸面前就

是淫的女人……快……快……女儿好被肏的淫姿了……快干吧…

…啊……」

  「好……我上就……哈哈……真是淫得出奇的女生呀……看,小穴流

出的水真多呀,把整屁股都染成淋淋的,真是淫呀……」任天沙

上爬了起,他站在淫女的臀后面一摸具雪白亮的大屁股一心

目地看八月十五的月万丈地了起。

  上就要行第一大了,任天通他的超高水平的指功和大舌魔

力把位大二系花姐弄得淫万分,不在任天的面前在自己姐妹的面

前叫人面耳赤的淫,真是她的姐妹大惊失色也更任天

极喜起。想不到自己的初步教竟有些收,看下面的游更精彩了,任天

在心里美美地想。是不是像任天想得那精彩呢?我拭目以待吧,欲知

后事如何,接下回分解!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原创] [简体] [父女情第三部繁花落]第二十二章